『親愛的法蘭西斯……』不對不對,還是把『親愛的』三字去掉好了,不然有點奇怪。這方面的事情他也許會了解……他將那一小片羊皮紙捲給折起,又拿了一張新的,結果手中的鵝毛筆不知怎地開始漏水。他這才發現筆莖有些裂開了,深色墨汁將羊皮紙滴得亂七八糟。懊惱地把這支劣質的筆扔掉,他翻著抽屜想找出另一支備用的,結果在這時聽到了敲門聲。

  將門打開後便看到一雙怯生生的眼直盯著自己瞧。基爾伯特立刻要把門用力關上,想不到對方竟然將手快速伸入門縫,厚重的門板自是猛地夾了一下。

  他反射性地把門拉開,而伊凡則露出一臉讓人煩躁地溫和笑容,甩了甩手。「好痛。」

  「你要幹嘛?」白髮青年非常不客氣的問道,一邊瞄了瞄對方被夾到的手指。似乎變紅了。

  「床太硬了,我睡不好。」伊凡說道,

  「少來,本大爺這次有遣人先備好客房了!你們的床還比本大爺的要好咧。」基爾伯特邊嘀咕著邊將門打開,不過似乎並沒有要讓對方進入的意思,而是雙手環胸,滿臉不悅地瞪著伊凡。

  「可以進去嗎?」
  「不行。」
  「我真的睡不著。」他低著頭,但手卻扶上了門框,顯然是要防止基爾伯特再次把門關上。「跟你一起睡比較好。」

  「比較好?哪有比較好?」他不耐煩地說道,眼神有些飄忽。

  「上次都一起睡了,這次一起有什麼關係?」

  「不一樣啦!」

  「哪裡不同?」伊凡立刻反問道,表情有些委屈。

  ……可惡、這傢伙……!「你幼不幼稚啊!幾歲了還要人陪你睡!」但是伊凡不理他。於是他作勢要把門關上。「手拿開。」基爾伯特低聲警告道,眼神有點凶。「不然本大爺就立刻夾斷你的--」

  伊凡立刻將手移開--抓上對方睡袍的衣角。

  「喂!」
  「今天就好。」他嘟囔道,「陪我聊聊天。」

  基爾伯特氣呼呼地瞪著他,正想開口罵人,卻見伊凡低下了頭。那副神情在走廊燭火的映照下彷彿滿懷憂傷似的。於是才正想罵出來的話又吞了下去。

  「……只有今天。」
  「嗯。」
  「明天就滾回你自己房裡。」
  「嗯。」

  基爾伯特嘖了一聲,轉身走進房間,一臉不耐地將書桌上的東西隨便收拾了番。「門鎖好。」他捲起羊皮紙,一邊將之塞進抽屜一邊低喝道,然後吹熄了蠟燭。對方溫順地應了一聲,將門反鎖後便跑到對方床沿坐著,盯著走向他的基爾伯特。

  「看什麼?還不快躺好。」

  ……真不爽,這傢伙好像已經比本大爺高了,上一次見面時明明一樣高。看著對方鑽進棉被,白髮青年有些洩氣地躺進去。

  兩人有一句沒一句地聊天。他一面暗自擔心究竟會不會發生像前些天夜晚那樣的可怕情況,一面應著對方。  

  「你在想什麼?」

  伊凡突然問道,基爾伯特眨了眨眼;黑暗中那雙紫眸飽含著疑惑盯著他瞧。

梧簪_振作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