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同學的說法。




露普只有微量。時間大概是蘇/聯解體之後。





  啊……那不是白/俄/羅/斯/嗎?雖然兩人彼此感情不太好(話說回來基爾伯特也很少見她和誰特別要好),但好歹以前也是住在同個屋簷下,勉強算是熟。反正都過這麼多年了……總之、稍微打個招呼吧。


  「喲,早。」基爾伯特盡量表現出一副還算可親的模樣,「最近還好吧……」

  講到一半就發現實在不該把這番問候說出口,因為少女的臉色立刻沉了下來。

梧簪_振作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