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安。
本命CP露普。可逆不可拆。本BLOG露普大量/廚文許多,觀看者可能產生暈眩與不適感。


題目出自同繪文300題-118-破碎的身軀


短。
標題即大綱(?)

這篇有點獵奇奇奇奇----
EP3捏。





  她並沒有那麼喜歡吃甜食;正確來說,在她長大後就沒有那麼喜歡了。現在唯一能博得樓座歡心、使她驚豔(大概也是來六軒島上唯一能使人稍微期盼的事。這她倒是不得不同意留弗夫的看法。)的甜食,就是那位「廚房的魔術師」鄉田(誰給他起的稱號?)匠心獨運、精心製作出的那些精緻而繽紛的甜點。

  ……人總是被絢爛的外表迷惑而不去注意本質。

  所以,當樓座的身軀被未經裝飾、太過單純的粉紅色果凍海輕飄飄托起時她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咕、!」


  張嘴要發出淒慘的嚎叫,然而草莓酸甜的氣息卻頑皮地擠進喉間、撐開支氣管、湧入肺部,所以她只發出了抱怨般的「嗚咕」一聲。然而這聲抱怨想來誰也沒聽見。

  不過,因為固體介質傳導聲波比液體來得快,所以夏娃‧貝阿朵莉切可能有聽見(從她臉上興奮吃吃傻笑的表情來推測)。但搞不好根本就被不解風情的暴風雨給蓋過去了也不一定。


  樓座扭動著身軀,瘋狂而痛苦地想將它們咳出來,但是果凍仍兀自滑溜溜地沉入她的鼻她的肺她的胃,如瀑布般沉重地灌入並充滿。結果最後她只發出像是快要吐出來的嗚嗚聲。

  一連串為求自衛而做出的、掙扎抵抗的動作都被果凍海溫柔地包容。

  那個自稱是魔女,然而分明是她姊姊的少女似乎仍浮在半空中(其實看不太清楚;畢竟連在泳池中要她睜眼看清東西都很困難)。隱約可以看見她紫色的裙擺(隨著視界晃動著破碎著);下一秒她的雙眼開始慢慢發黑,視線似乎慢慢被往前推進。

  可是沒有時間去感覺眼球被擠壓出的疼痛了,隨著果凍之海壓力的迅速增加,她全身都感受到較之劇烈千百倍的痛楚。這片甜美柔軟的海洋彷彿突然嚴峻了起來。

  肋骨一副被責罵般往內不停退縮(她感覺)。頭殼也臨陣倒戈似的凹陷了下去。


  --然後疼痛消失了。只剩某種熱度的餘韻正從體內往外靜靜擴散。



  (--來來,快點想起來吧,妳原先是什麼樣子呢?)
  (…那一定是,非常美麗的樣子。)







復活魔法的那個咒語我忘記是不是這樣了…大概是吧,不是就…就算了(´・ω・`)(?
原本還想寫蛋糕山…但是好想睡…。當初玩遊戲看到蛋糕山那一段覺得有夠驚悚……同時也覺得這樣的殺法真有創意(??)

梧簪_振作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妮子
  • 這是變相的凌遲......

    "樓座扭動著身軀,瘋狂而痛苦地想將它們咳出來,但是果凍仍兀自滑溜溜地沉入她的鼻她的肺她的胃,如瀑布般沉重地灌入並充滿。結果最後她只發出像是快要吐出來的嗚嗚聲。"

    太過寫實的描述以致有被灌果凍的錯覺(可是果凍很好吃WW(?))
  • 咦是變相的凌遲嗎?夏娃直接得很徹底啊ww

    心情不佳所以想寫點獵奇的(?

    梧簪_振作中 於 2011/08/10 15: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