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安。
本命CP露普。可逆不可拆。本BLOG露普大量/廚文許多,觀看者可能產生暈眩與不適感。





  『進房間了?』

  「我只是正好要整理,你少在那邊亂想。」他強調道,胡亂把幾本曾被自己隨意翻閱過、此時正可憐地攤開來的書本塞入書櫃。

  『那你繼續整理,繼續數羊好嗎?』伊凡用有些不好意思的口吻道,不過卻隱約透著笑意。『拜託了,不這樣做的話我今晚會睡不好。』

  基爾伯特深吸一口氣。「……--從現在起給我安靜、閉嘴聽我數……敢再打斷大爺我你就死定了!」


  伊凡真的乖乖地不再說任何話,只發出了輕微而興奮的咕噥聲。


  呃,剛剛數到哪了……「四十隻羊,」鬱悶地用鼻子重重哼了一口氣,「……四十一隻羊,四十二隻羊…」然後他再數了幾隻,就開始把因緊張而顯得不太自然的高亢音調放低,速度變慢。


  好不容易數到第五十三隻,手邊整理房間的工作完全沒在進行(話說回來耳邊貼著個騷擾狂的情況下也不可能專心)。稍微停頓了一下,卻聽到一聲沉重而沙啞的呼吸;基爾伯特嚥了口唾沫。嘖…這傢伙、居然連聲音都可以拿來用……有沒有搞錯……算、算了,誰叫本大爺聲音如此美好啊哈哈哈--

  他脹紅了臉但還是繼續數。


  聲音放得更輕更啞;這下子連在數羊時都能聽到那傢伙斷斷續續的吐息。「六十……」聲音一出來就聽見自己正些微地顫抖著。希望那頭熊不會注意到。他默默地想著。

  『……嗯、』

  非常努力地不去注意那聲呻吟,基爾伯特把擺在床上、昨晚看到一半的雜誌拿起,隨即煩躁地放下,用手指使勁拉扯著棉被。

  「六十一隻羊…六十、二……」
  『呃…嗯、哈啊--』


  那聲帶著顫抖的高亢吟喘--再熟悉不過了,這傢伙毫無疑問的是、射了……那甜膩又飽含慾望的聲線撩撥得他頭皮發麻。「你…這傢伙!!變態、變態!」忍不住朝電話那端罵了下去。

  『…嗯……幫我數完才罵我變態…真不公平啊。』伊凡的聲音懶洋洋的,夾雜著輕微的呼氣聲。『況且…你又不知道我在做什麼,對嗎?』

  「你還能做什麼好事!」簡直可以想像出對方嘴角上惡質的笑,基爾伯特惱羞成怒地哇哇亂叫,卻聽到隔壁書房路德維希的開門聲。他嚇得屏息。聽腳步聲,好像是往樓下走去了。

  『基爾,為了避免我們彼此間有什麼誤會,你要不要說說看你認為我在做什麼?』伊凡正經八百地問道,然而當中調戲的企圖卻是再明顯不過。


  風從窗外吹來,很涼,但基爾伯特仍覺得全身莫名地冒著汗。拍了拍臉頰,上頭的熱度使得自己更加羞恥。「我…我要掛電話了!」他粗聲道。用力按下結束通話的按鈕,然後將手機扔到床上,生悶氣似的環抱著胸口。這.個.傢.伙……有夠囂張!給他三分顏色就開起染坊來了!


  雖然說自己的放縱好像也是造成如此的原因之一…嗯…

  基爾伯特搖搖頭,深呼吸,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正想站起來繼續整理房間,樓下卻傳來一陣怒吼。「哥哥!流理臺被你弄得溼答答的!」

  路德維希的口氣很兇,再怎麼不懂得看氣氛的人也知道他心情不好。白髮青年嚇得縮了縮,隨即打開房門、趕緊老實道歉:「啊對不起啦--我馬上去擦!!」


  手機突然響了幾聲,是簡訊。他回頭,皺眉嘖了一大聲,暴躁地大步走上前一把抓起手機、打開簡訊查看,卻立刻滿臉通紅地睜大眼死瞪螢幕--『不需要幫你解決嗎?我也可以數羊給你聽喔,千萬別客氣。』

  『多事!本大爺自己來就行了!』


  直到傳了過去後基爾伯特才驚覺自己的舉動簡直是白痴。






寫了這麼久還沒進入正題…(爆)
筆記本上有好多片段但是連貫不起來~~嘶~~

梧簪_振作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撿垃圾
  • 露樣你不會要說你在做仰臥起坐吧就算是阿普也不會相信的!!
    沒想到電話play還真的能玩起來呀~~靠數羊好像是弄錯用途了==+露樣真是心懷不軌ˇ
    還有阿西越來越像老媽子了......阿普你快去別墅避難(欸
    最後阿普回的簡訊好有問題WWWWW露樣來妄想吧WWWW
  • 不僅阿普不相信…連我也不會相信啊(rofl)
    電話內容應該要再更刺激一點的,但是總覺得打出來會有點恥所以最後用數羊帶過(欸)露樣只是喜歡他驚慌失措的(ry
    我會讓他盡快去別墅避難的(於是又是另外一場災難(??

    只能說阿普就是個…笨嬌!露樣可能會比較希望實況吧(blush)

    梧簪_振作中 於 2011/08/17 10: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