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同學的說法。




露普只有微量。時間大概是蘇/聯解體之後。





  啊……那不是白/俄/羅/斯/嗎?雖然兩人彼此感情不太好(話說回來基爾伯特也很少見她和誰特別要好),但好歹以前也是住在同個屋簷下,勉強算是熟。反正都過這麼多年了……總之、稍微打個招呼吧。


  「喲,早。」基爾伯特盡量表現出一副還算可親的模樣,「最近還好吧……」

  講到一半就發現實在不該把這番問候說出口,因為少女的臉色立刻沉了下來。


  「看到你這傢伙就不好。」她臭著臉說道。

  基爾伯特抿抿嘴唇,打個招呼卻碰了一鼻子灰,當真自討沒趣。正想轉身走開,白/俄/羅/斯卻開口了。


  「我姊姊的話,勉勉強強……反正還是……那個樣子。」
  她突然說道。雙手環胸,眼神不善。


  本大爺沒問她!


  少女海藍色的雙眼先是持續瞪著基爾伯特,然後瞥向旁邊的椅子,嘴角微微抽了一下,聲音彷彿是用力擠出來的:「哥哥的話……當然是過得很不錯了。」然後又狠狠補上一句:「反正絕對比你好一百倍。」


  「……喔。」基爾伯特僵硬地應了一聲,隨即又想著我也沒問他。


  「我最近撿到一隻貓。」少女突兀地轉了個話題。


  啊??


  「母的,很可愛,養得很好。我覺得跟我有點像。」
  她的臉色變得稍微溫柔了些。


  不是我要說,不過這樣哪裡可愛了啊?還有妳跟我講這個幹嘛?不過白/俄/羅/斯都和開口說話了,好像也不太好打斷她--「--啊、娜塔莎……我正在找妳……」


  一個有些虛弱而熟悉的聲音從附近傳來。少女猛地轉頭,眼睛瞠得老大。「哥、哥哥!」她一臉激動,往伊凡的方向跑去,然後一頭撲到他懷中。


  高大的青年站在門口,在少女撲進他懷中之時嘴唇反射性地抖了抖,但還是輕輕摟住她的肩膀。他抬起頭,朝許久沒見面的基爾伯特生硬地露了個笑,隨即和妹妹一同離開這間會議室。





  「雖然這樣有點不禮貌,不過你下次看見娜塔莎的時候,其實可以不用那樣問候她啦。」

  「……為什麼?」基爾伯特懶懶地問道。伊凡突如其來的一番話讓他想起前陣子他和白/俄/羅/斯莫名其妙的對話。他趴在書桌上,攤開掌心,任由小鳥啄著手上的飼料。

  「她會把她身邊所有人的近況和你說一遍……所以除非我真的有空,不然不會這樣問她。」他將路德維希倒給他的水一口氣喝光,然後透過玻璃杯看著跳來跳去的鳥兒。「反正你們感情也沒那麼好吧?說聲早安之類的就行了。雖然我覺得她不會理你就是。」伊凡笑嘻嘻地說道,用手指輕輕推著對方手掌心上一粒粒的飼料。


<Fin>




以下未經考證


據一位同學說,一旦和白/俄/羅/斯人問好的話他們會很熱情地把他們身邊所有人近況和你詳細說一遍。

梧簪_振作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