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園!





  雖然基爾伯特應該是完全不記得了,但是對於兩人的第一次接吻,伊凡可是記得清清楚楚。





  「你明天什麼時候會走……?」

  「很早就要走了,一大早!」被問到有些不耐煩的孩子、雙手搖晃盪鞦韆的鐵鍊,害得坐在鞦韆上的伊凡有些驚慌地叫出聲。「會搬到很遠的地方--不會再回來了!」

  「基爾……就這麼走的話,就再沒有人會陪我玩了。」

  「活該,誰叫你這傢伙連交個朋友都有困難。」基爾伯特有些惡劣地嘲笑著。雖然這麼嘲笑別人,不過他自己也沒有朋友。


  伊凡一臉沮喪地垂下頭。


  ……好不容易終於認識到一個不會冷淡對待他、甚至和他一起玩的朋友,然而這個朋友卻沒過多久就要搬走了。


  「你們會搬去哪裡?」

  基爾伯特想了一下。「我老爸只說是很遠的地方。」

  「那我還可以去找你嗎?」伊凡滿懷希望地問道。

  「不知道,也許吧。」他聳聳肩。


  那副不怎麼在意、全然不當一回事的樣子,令伊凡有些心酸起來。


  「基爾一點都不難過嗎?完全不想留下來?」他握住對方抓著鞦韆鍊子的手,認真地問道:「沒有我的話基爾也無所謂?」

  對方似乎有點愣住,不過隨即又回答道:「本大爺一個人也很快樂啦!」語氣有些彆扭。

  伊凡立刻眼眶泛起淚來。

  一聽見啜泣聲,基爾伯特便有些慌地捏住他的臉頰,沒有很大力,而是輕輕的。這是他最近發現可以令伊凡稍微停止哭泣的方法。「好啦,我們還是可以寫信和打電話嘛。」

  他淚眼汪汪地盯著對方。「可是我沒有你家的新地址呀……而且你不是說連電話號碼都要換掉?」

  「是沒錯啦……」基爾伯特搔搔頭,隨即拍了一下手。「啊,我打給你就好了嘛!搬到新家後,我再打給你,跟你說新地址和電話!」

  「真的嗎?沒騙我?」

  「不會啦。」他開始替伊凡搖起鞦韆來。


  來回晃了幾次後,伊凡突然雙腳踩住地面,認真地盯向基爾伯特。


  「那、……打勾勾,然後親一下……」

  「啊?」基爾伯特似乎有些傻住了。親一下?

  不過,沒有等他反應過來,伊凡便伸出小指、勾住他的。

  「基爾一定要打電話給我。」

  「不會騙你啦!要說幾次你才聽得懂啊。不過……為什麼打勾勾還要親一下啊?」

  「……媽媽跟我說的哦,總之打完勾勾後就要親一下才行。」

  「……是、是這樣嗎?我怎麼沒聽我老爸說過……親臉喔?」

  「親嘴。」


  伊凡稍微湊近對方的唇,見基爾伯特並沒有任何生氣或排斥的神色,這才輕輕地吻了下去。


  「……說謊的話,要吞一千根針哦。」


  他盯著對方的紅眸低聲說道,小指勾得很緊很緊。





  「結果學長後來根本沒有打電話來……騙子。」

  「搬到新環境認識新朋友當然就把你忘得一乾二淨啦,你是多要求小孩子的記性啊?」基爾伯特沒好氣地說道,拿著一瓶啤酒咕嚕咕嚕地灌著。

  「你確定有人有把你當朋友?」伊凡問道,語氣有點酸酸的。

  「去你的,你欠揍嗎?」他將手中仍沁著水珠、依舊十分冰涼的酒瓶貼到對方臉上。伊凡別過頭,表情似乎有些不開心。「這有什麼好生氣的?」一口氣將剩下的啤酒灌完,基爾伯特很過癮似的哈了聲,滿臉不在乎。

  而那模樣又惹得伊凡更不高興。他笑了笑,將嘴唇湊到白髮青年的耳朵旁:「學長沒有遵守約定……要吞針哦。」

  「誰理你啊。」他甩了甩頭。

  「一千根、一萬根。」

  「你當真想讓本大爺吞?」基爾伯特一臉不屑地笑著。

  「如果學長想到什麼更適合的處罰方式,不妨說出來啊。」他用有些悲傷的語調說,隨即又微笑:「由我來執行處罰可以嗎?我會很高興的。」

  「你-有-病-啊-?」他懶洋洋地這麼說道,將啤酒瓶放下。


  耳垂突然被對方以唇含住,白髮青年立刻用手推開對方。轉頭瞪向伊凡的同時,卻驀地被緊摟,然後那柔軟的嘴唇就像小時候那樣貼了上來。






初吻讚5ad431ad52b12561babeb83b48d12e36_w19_h19

開頭那段的設定大概是在幼稚園大班時期(?),一直很想寫
也想寫認識的過程哦…愉悅的不打不相識之類的148d2b7e5d3716.jpg





小孩子有時具有某種很天真又很殘忍的遺忘力。

梧簪_振作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