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安。
本命CP露普。可逆不可拆。本BLOG露普大量/廚文許多,觀看者可能產生暈眩與不適感。

學學學園!
跟上一篇學園有關!





  看著對方紅眸中帶有些微敵意的輕視眼神,伊凡不禁失望地抿緊嘴唇,然而在下一秒又迅速揚起微笑。


  「……完全不記得了?我會生氣的哦。」

  「啊?本大爺還怕你嗎?」基爾伯特滿臉不善地盯著對方。雖然雙手環抱著胸,但拳頭卻捏得緊緊,顯然已經做好隨時出拳的準備。

  他低下頭。


  不會認錯的。盯著地面上大理石的花紋,伊凡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亂的圍巾,這才再次抬頭對上基爾伯特的雙眼。

  再度四目交接的那一刻,他並不清楚自己露出了什麼樣的表情。但從眼前的白髮青年滿臉不耐的模樣突然轉變為更警戒的模樣,伊凡就知道自己十之八九是嚇到對方了。


  「你這人……莫名奇妙說些什麼啊?」

  「……基爾真的忘記了。」

  「……你是那個新轉來的一年級吧?」

  「對。」

  一直單肩背著的、那個重得要命的背包,現在背帶自肩上滑下。伊凡穩穩地一手抓住。

  基爾伯特立刻瞇起眼,倒退一大步,「想找碴儘管來啊。」白髮青年語氣輕浮地說道。然而神情卻變得很銳利。似乎完全做好了打架的準備。


  不過伊凡最後並沒有說任何話,而是掉頭就走。





  「哦,他叫伊凡.布拉金斯基。我以為他的名字早該傳遍學校了。」安東尼奧摸了摸微捲瀏海,碧綠色的眼眸往上抬,瞪著自己的髮尾。

  「基爾伯特,其實我一點都不意外你沒聽說過,哥哥我完全不認為你會關心這種事。」

  「那是廢話。沒興趣的話本大爺才不會想去關心!」他斬釘截鐵地說道。

  「喔--所以你現在是對那個學弟有興趣囉?」法蘭西斯懶洋洋地問道。

  基爾伯特冷笑一聲。「那個不知死活的臭小鬼昨天竟然來找碴,你說本大爺能不對他有興趣嗎?」

  「想找你打架?」安東尼奧問道,雖然從表情看來,似乎覺得這話題無聊得很。

  「嘴巴講講幾句話就走了,」他不屑道,「我猜,可能只是來探探……搞不好之後會找人來……」

  話沒說完便被法蘭西斯打斷:「他講了些什麼?」

  白髮青年聳聳肩。「問我記不記得他。」

  「然後呢?」

  「然後……他說我們小時候見過面。」他蹙起眉頭,隨即又努了努嘴。「不過本大爺對他沒印象。我猜是以前跟我打架打輸,結果記恨到現在吧--小家子氣,哈!」

  「哇噢--被學弟盯上啦。」安東尼奧打了個呵欠,「真是可怕呀。」

  「聽說那個學弟很恐怖哦,在別的學校聽說就有一堆奇奇怪怪的傳說出來。而且他還長得那麼高大,比你還高。」法蘭西斯笑嘻嘻地說道。「基爾伯特,記住,你要是被盯上了,我們可不會去救你喔?」

  「才不需要你們救,」他自信滿滿地說道。「本大爺自己就能應付得來!」


  法蘭西斯和安東尼奧的猜測都沒錯,學弟的確是盯上他了,也真的很恐怖。而當初自己信誓旦旦地說出「本大爺自己就能應付得來」……這番話果然令他吃足了苦頭。





  被包抄了。

  放學後走在回家的路上就覺得不太對勁。原本是要等路德維希忙完所有事再一起回去,不過最後路德維希實在太忙、便要他先回家並跟老爹說一聲……然而基爾伯特自己一個人走在路上時卻覺得有點不對勁。


  後面,跟著幾個人。


  雖然看起來都是很普通、和他差不多年紀的高中生,卻不像一般少年聚在一起時會嘻嘻哈哈聊天那般,而是沉默地、隔著一段距離尾隨他走著。在基爾伯特拐過一個彎時甚至從眼角瞥見了有幾個人手上似乎拿著……大概是球棒的東西。


  正考慮著要不要抄小路,前面不遠處卻又冒出四、五個顯然是針對他來的傢伙,正凶狠瞪視著他,手上也都拿著……球棒。過了一會兒腳步聲全都停下來了。





  懶地打招呼也不想浪費時間問對方來歷,基爾伯特毫無預警地出拳,狠狠揍向其中一個人的腹部;對方悶哼一聲、搖搖晃晃地倒下。直到這時他才看清楚,其中幾個傢伙似乎有些面熟。沒記錯的話,是幾個月前在路上……。

  --驚險地閃過背後與前面同時揮來的球棒。人數太多了,自己一個八成是應付不來。想先逃跑,但這群人卻開始非常有技巧地慢慢包圍住他。

  嘖。

  快速掃視過四周,沒有空隙可以鑽,只看到幾個行人慌慌張張地快步走過。


  ……正考慮著要不要硬闖出去的時候,背後卻傳來了敲打聲、與東西碎裂的聲響。





  「你到底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跟蹤你啊。」

  「靠!」


  拳頭與有些陳舊的不鏽鋼水管同時間揮向最後一個還能站立的對手,不過被閃開了。那個少年丟下其他還躺在地板上呻吟的同夥、尖聲叫著跑走了。「哈!」基爾伯特滿臉不屑地笑一聲,喘著氣。地上到處都是斑斑血跡。「娘娘腔!」

  「學長真是得意忘形了……還不是因為我來幫忙。」

  白髮青年的表情像瞬間變得是被強迫灌下什麼過期食物般。他臭著臉,過了一會兒才問道:「少把自己捧那麼高……你,跟蹤本大爺?」

  「……剛才真是好險呢。」

  伊凡裝作沒聽見對方問話般,說道。

  「不要裝傻,本大爺問話還不快回答?還有你那根水管又是怎麼回事啊!」

  「學長竟然忘了……這是在小時候去你家玩時拔來的啊。」

  「啊?本大爺哪裡……」

  --話說到一半便收聲了,因為基爾伯特立刻模糊地憶起確實是有那麼一回事。小時候邀請一個小男孩來他家玩,結果那男孩不知為何拔了他家院前的水管……


  看見白髮青年微微抽動的眉頭,伊凡立刻開心地笑了出聲。「學長記起來了……太好了!」

  應該是可以回些什麼話,不過此刻的基爾伯特卻詞窮了。幾秒後才回嘴道:「記起來又怎樣?」但語氣變得不是很強硬了。

  「我本來快把基爾學長忘記了……可是現在我們又見面了。」他輕搖著水管,紫色的眼眸微微瞇起,像是在笑卻又有點可怕。「都是學長的錯。」

  「我、我的錯?還沒跟你算跟蹤我的帳!」

  「嗯,我也有很多帳要跟學長算哦☆」

  伊凡突然轉過身背對他,語氣莫名得開朗。

  「從五歲到十五歲,十年來的帳……加上剛才幫忙學長脫離緊急狀況……可以抵銷那十五分鐘的跟蹤路程吧?我覺得還綽綽有餘。」

  「完全聽不懂你在說什麼……!莫名其妙!」

  「不要緊,我們有很多時間,我可以慢慢說給你聽。」

  他回過頭看著基爾伯特。

  「學長……應該不介意陪幫助過你的學弟、吃頓晚餐吧?」

  「……」

  「明天如何?我請客。」

  「……後天再說。本大爺明天跟朋友有約。」

  「好。那後天放學我再去找你。」


  這一刻伊凡試著露出了非常友善的笑容。


  「要守約哦。」





e347d1a44ecb9a4a798609d61ce1e791_w48_h26

哇啊阿普……中二啊。惡友之間的那段對話總覺得寫得有一點點羞恥。阿普的台詞簡直自嗨少年(ry

分號真是……又美又曖昧的標點符號;_;
去當總受好ㄇ,不然我心中憤恨難平(why

梧簪_振作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俟乙
  • 直接說出「我跟蹤你啊」的伊凡好萌//w//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我的眼睛被「試著露出了非常友善的笑容」定住了(?)
  • 誠實純真的露樣…最喜歡了!雖然大概會造成阿普困擾…(*゚∀゚*)(??
    您注意的地方真特別XD;那句話我原本是擺在前面的段落,而且是想寫成:「他試著露出了非常友善的笑容,但眼神卻如同看見獵物一般。」不過想想還是改掉了(毆

    梧簪_振作中 於 2012/09/18 18:01 回覆

  • 俟乙
  • 原來我真相了嗎OAO!(並不是)
    那個啊,可以不要用您嗎?總覺得好害羞(欸?)
    其實我剛剛我第一句看成「試著純真的露樣」ODO/(阿普表示我要殺了你,露樣表示我一直都很「純真」啊^J^)←?
  • 也許可以說是…非常…敏感(欸
    那我就不用敬語(???)囉囉囉!準備好接受我的熱情攻勢(ry

    其實不用試,露樣(看起來)就很純真!(阿普表示懷疑

    梧簪_振作中 於 2012/09/22 19: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