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子x普子


學!園!注!意!





  「來,請用。」

  她盯著阿妮婭俯身將馬克杯輕輕推到自己面前--那雙手又白又淨,略淡的粉藕色指甲油讓整雙手看起來很有氣質--然後又將視線移到對方的白襯衫上,於是她驚嚇般地張開嘴、隨即將視線往下移,咬住嘴唇並死死皺緊眉頭。


  --那件襯衫又薄又透,前襟的兩顆扣子還大喇喇地開著。而且該死的,她的學妹,阿妮婭.布拉金斯卡雅很顯然並沒有穿胸罩。

  剛剛那彎腰俯身的動作讓春光一覽無疑……不,就算不彎腰,那件薄到不行的襯衫和若隱若現的……那已經不是「引人遐思」足以形容了。


  杯子內不知道裝的是什麼飲料,熱騰騰的甜氣飄了出來,伴隨著一股蒸騰的水霧。



  「學姊的數理真的好強!一教我就懂了。」

  「不只數理,每一科都很強……不要一直黏過來啦。」


  阿妮婭的語氣有點熱情,雙眼睜得大大的,紫眸中的瞳孔不知為何似乎放得很大,使得這副表情看起來更加狂熱。雖然不太自在,但那些讚美的話語還是讓尤露希安得意起來。搔了搔臉頰,尤露希安將那本已經解決掉的數學推到旁邊、拉過一本《基礎物理》準備翻開時,卻被對方猛然抱住左手臂。

  「學姊好厲害!以後每個周末都來我家教我吧!」她將頭靠上對方肩膀,撒嬌似的笑得很開心。一頭流瀑般的直長金髮輕輕搔過她的脖子與鎖骨,使得她全身竄起了一陣雞皮疙瘩。


  然而接下來的事情更是使尤露希安全身僵住,因為阿妮婭柔軟的胸部就這麼頂住她的手臂。


  「喂,阿、阿妮婭!!」

  「嗯嗯嗯--?」

  「妳、妳沒穿內衣對不對?」

  尤露希安費了很大的勁才沒讓說出來的話從頭到尾都結巴(但脫口而出的這句話卻讓她想咬掉自己舌頭);她的手臂現在已經整個陷入對方的乳溝裡了。

  「嗯,我在家裡不穿哦,我覺得不穿比較舒服。」她歪著頭,模樣十足可愛。然而接下來說出的話卻令尤露希安有些招架不住:「學姊在家裡會穿?脫掉不是比較舒服嗎?還是說覺得穿著比較有安全感?」

  「不是那個問題、……」

  「有穿?」

  「……唔……!」

  先不管在家裡會不會穿,既然都有客人來了,那好歹也……她有點尷尬地吞著口水,視線飄來飄去,可是阿妮婭淡淡的髮香開始弄得她有點心神不寧。(香味莫名熟悉。尤露希安納悶了一會兒才發對方用的洗髮精牌子和自己是相同的)

  明明相識不到一個月、也不是從小認識到大的青梅竹馬兒時玩伴什麼的……還是說,俄/羅/斯人對這種事比較不那麼在意……?


  「啊,難道說學姐在意下垂?」

  「哈?誰在意那個了!」她立即惱怒地瞪了阿妮婭一眼。

  「我覺得太大的話才需要擔心這個問題。」她自顧自地說下去,「並不是說學姊的胸部小哦?我覺得學姊的大小剛剛好,我很喜歡。」

  尤露希安立刻感到頸椎一陣微冷。張嘴想說些什麼,但阿妮婭此刻卻笑嘻嘻地放開她的手;大概是錯覺,但尤露希安總覺得對方的乳尖(隔著那件薄薄的襯衫)若有似無地擦過手臂。

  塗著指甲油,看起來十分纖長的手指翻開了書。


  「繼續吧,學姊答應過我今天可以結束的哦,還要一起吃晚餐……好期待,我還準備了很多家鄉菜。」她說道,聲音聽起來很柔軟;可是一看見尤露希安的表情阿妮婭便偏頭問道:「……怎麼了?」

  「啊哈哈……沒事……只是覺得、妳這小鬼實在有夠熱情欸……」

  白髮少女僵硬地扯出不太自然的笑容。

  「是被我嚇到了……嗎?對不起,」她立刻不安地盯著她,「我一直是以在俄/羅/斯生活的習慣來招待別人……也許在這裡就……太超過了點……?」

  呃……所以是生活習慣、文化風俗上的不同?原來俄/羅/斯人也有很熱情的一面嘛……聽見對方這麼說尤露希安便稍微放心了些,伸手拿起自動鉛筆。

  「沒事啦沒事啦,這樣很好啊。」她輕鬆地說道,看著阿妮婭露出安心的表情後也跟著笑起來。「熱情的莫斯科女孩,嗯?」


  「--好啦,接下來是哪一頁啊?」




 

覺得露子可以比露樣有更多病病的地方能發揮,因為是女孩子嘛 5ad431ad52b12561babeb83b48d12e36_w19_h19對吧……咦?不是嗎(;゚д゚)?
普子像個大姊姊394511f1c74c85b947aa1fce3ab9d856_w46_h48  


非常積極去尋找與學姊同一牌子洗髮精的露子……'`,、('∀`) '`,、←聞到學姊髮香時表情一定是像這樣子吧…可愛ㄟ(停止妳的腦補好ㄇ

梧簪_振作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