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安。
本命CP露普。可逆不可拆。本BLOG露普大量/廚文許多,觀看者可能產生暈眩與不適感。


題目出自同繪文300題-188 碎笑

一直很想寫看看的題目。


微虐…有…血…慎…入…7d1daa97eff0c2f856731d898001ca95_w45_h45.jpeg  





  ……現在的自己,看起來鐵定很恐怖吧。搖搖晃晃地站起,眼前模糊不清。大腿有種抽筋似的感覺。基爾伯特張嘴,卻被鮮血嗆住,連咳了好幾聲。

  太陽穴在此時被對方用槍托猛地一敲。他往後踉蹌幾步、跌坐在地,手中的槍掉了。溫溫熱熱的血一直流入眼內,基爾伯特覺得自己的眼簾有些黏呼呼的,但還是勉強試著睜開。正好看到伊凡走上前,跨坐上他的腹部,用槍指著他的額前。這使他的後腦杓整個撞上水泥地。

  腹部的傷口被對方以體重用力壓住。頭腦很暈,暈眩得令他連痛覺也變得麻痺了。他像缺氧的魚般連連吸了好幾口氣,發著抖卻始終沒有得到氧氣的感覺。


  按住地面的手掌濕濕的。


  「……剩最後一發。我不會打歪哦。」
  伊凡面無表情,像是希望令基爾伯特恐懼般這樣說道。嘴唇卻很蒼白,額頭上還有著汗水。

  「……」
  他舔著嘴唇。


  你在害怕!你在害怕……!簡直和你小時候那個沒出息的模樣相差無幾。
  本大爺的直覺一向很準哦。你這傢伙最清楚了吧!


  --眼前被如布幕般的大量極彩粒子遮擋住,又開始緩慢消散。視線開始恢復正常了,雖然還是暈眩;可怕的痛覺也逐一從每個傷口傳出--痛得基爾伯特不禁想要大吼大叫。


  可是,伊凡毫無笑容的臉龐上流露出了一絲惶恐的神色。喂,你這傢伙,這是在怕本大爺嗎?怎麼跟小時候一個樣呢。真是沒膽啊。


  所以基爾伯特緊緊閉起嘴了。

  因為只要流淚哀號,這傢伙一定也會哭泣著不敢開槍吧。


  他想到了對方小時候的模樣,又想起自己小時候的模樣。

  --然後,回想起了自己小時候安慰對方時、最常露出的那個笑容。

  勉力在劇痛中不發出任何呻吟。基爾伯特試著拉開顫抖的嘴角。


  啊,這模樣,一定很像鬼吧。有沒有嚇到你啊。


  那麼 快點來 把本大爺 變成 真 正 的 鬼 吧


  伊凡突然露出不知所措的神情。他一邊捏住基爾伯特的下頷,然後將槍口用力塞入他嘴內。


  那雙在記憶裡與夢境中、出現過無數遍的紫眸也變得如同鬼魂一般呢。

  真是不錯的模樣啊。

  基爾伯特暈糊糊地這樣想著。


  光影重合在金屬槍身之上。冰冷堅硬的觸感有一陣沒一陣地刺痛著嘴唇。


<Fin>



到下個月為止大概都沒時間寫了…快速寫一篇!


其實我覺得這個題目可以再寫一篇溫馨一點的…之類的。


(1/30)…直接朝頭部開槍的話頭蓋骨似乎有可能讓子彈滑開(人的頭骨非常硬);這個冷知識是從暮蟬看到的XD。從嘴內開槍射擊的話(據說)比較不會痛苦太久(人在死後痛覺好像還會殘留一小段時間)……這個說法我不知道是從哪裡看到的就是了。


我真的很想知道人在死後還能不能感知到痛覺…查網路後總覺得沒個定論…

梧簪_振作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撿垃圾
  • 這樣很棒啊(不)之前滿滿的砂糖偶爾虐一下也不錯呼呼呼呼(〃∀〃)(ry
    這時候好像變成肉體的露普,內心的普露了,露樣弱掉囉這樣阿普會反撲喔WWWW
    這樣開槍下去會很獵奇阿,阿普的屍ㄊ(ry要是太不完整不就不能帶回家了嗎(汗
  • 甜太久虐一下XDD不過我想再寫一篇題目一樣的…露樣視角之類。
    我喜歡這樣的關係!!肉體的露普精神的普露wwww哈嘶哈嘶ww
    我是獵奇ㄎㄨㄥ(ry)其實我覺得阿普應該死不了(?)…露樣不會就這麼放過他的嘛(欸)XDD

    梧簪_振作中 於 2013/01/24 15: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