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安。
本命CP露普。可逆不可拆。本BLOG露普大量/廚文許多,觀看者可能產生暈眩與不適感。

※sorry因為有點事情,沒來得及在禮拜日前更新完XDrz


  拉扯之間基爾伯特整個人晃了一下,一個重心不穩摔倒在伊凡身上。掙扎著要推開對方重新站起身,斯拉夫青年卻一臉疑惑地從背後緊緊抱住他。

  下一秒,兩個人都僵住了。

  「……基爾……」
  「……」

  基爾伯特滿臉通紅地要掙脫他,但最後仍被牢牢抱住腰。「看夠了沒啊!」他一邊往後用力捶著對方一邊低吼道,隨即又抿緊嘴唇,怕外頭經過的衛兵聽見。

  伊凡沒有說話,而是將身體更加貼近,絲毫不理會對方的不停扭動與捶打。

  --雖然是在黑夜裡,他還是看到了基爾伯特的睡褲高高撐起了一塊。正想講些什麼來化解尷尬的氣氛,白髮青年卻先開口了:「本大爺警告你,不准說出去。」語氣有強自冷靜的感覺。

  「……我當然不會說出去啦。」

  「要是敢讓任何人知道本大爺生病你就完了!」

  「生病?」伊凡疑惑地重複道:「是男人都會這樣的,基爾。」

  「我……我當然知道男人都、都會……」你以為本大爺從小在哪裡長大!「但是……但是本大爺發生的事情更奇怪……!你不會懂的啦!」

  伊凡嚥了一口唾沫。「你說吧,」他放輕聲音,幾乎了屏息了起來,環抱住對方腰肢的雙手稍微往下移動。「說啊、說說看--」

  基爾伯特深吸了一口氣,眼神有點猶豫不決。過了一會兒,他才自暴自棄般低聲說道:「……最近幾個月、很怪。」

  伊凡靜靜聽著,而基爾伯特隨即又以恫嚇的語氣說道:「不准告訴任何人,否則本大爺砍了你的頭!」

  「絕不告訴別人,」他保證道,摟抱對方腰部的雙手稍稍鬆開了一點,但仍合攏雙手,放在基爾伯特的腹部上。「快說吧。」

  「……就、那裏,你知道的,」他囁嚅道,表情十分不自在,「睡著的時候……有時會流出……流出奇怪的……」

  聽著基爾伯特彷彿羞愧欲死的聲音,伊凡終於忍不住笑了,但是他並沒有笑出聲,只是稍稍勾起唇角,低低問道:「顏色是白的嗎?」

  「……」

  見對方不說話,伊凡突然覺得心臟快速跳動起來。「我也……生過這種病,」他覺得自己的胸口微微熱了起來。忍不住將嘴唇湊上白髮青年微紅的耳,果然感受到對方身軀震了一下。「我知道該怎麼解決哦。」

  看著這隻對於性事全然不懂的純潔小鳥緩緩轉頭盯著他,雙頰泛紅,伊凡心中突然湧起一股罪惡感與奇特的、極度的興奮,而他很快的將罪惡感丟到一旁。深深吸了口氣想先稍微鎮定下來,然而白髮青年身上的氣息卻令他再也冷靜不了了。

梧簪_振作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俟乙
  • 看到這篇試閱我在想很奇怪的事,好像俄.羅.斯歷史上不管是被統治還是公.國還是王.朝全部都很亂,所以伊凡同學從小就看很多了……嗎?(嚥口水)
    是說在軍營裡的話,應該也特別容易發生同性的性行為(姑且不論強迫或自願),於是可以見到基爾真的被保護得很好吶,純潔的跟小鳥一樣w(刪除)果然是處男意味(刪除)
    打了一整天的報導文章看到這篇有治癒到,伊凡我支持你!就不要大意地繼續下去吧!(太太別激動)
  • 大概就是類似的原因,總之露樣對於這樣那樣的相關知識頗為精熟(?),再者生理方面又比阿普成長得快一點(??),所以…(^ω^ )
    關於這點我也是有想過,但我想在阿普看見以前,小鳥應該都非常盡責地遮住他的視線了(欸)。露樣趕緊趁此機會教導阿普這樣那樣的知識吧(◕◞౪◟◕‵ )!

    有治癒到妳真是太好了XDD
    大家都已經在床下做好準備囉就等他們兩個!!!哈嘶~~

    梧簪_振作中 於 2013/07/21 13: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