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安。
本命CP露普。可逆不可拆。本BLOG露普大量/廚文許多,觀看者可能產生暈眩與不適感。

短短篇!





  他沒有想到伊凡今天凌晨就到了。他先是聽到窸窣的腳步聲,然後對方擁住躺在床上、睡眼惺忪的基爾伯特,並發出了心滿意足的呼氣聲。

  「……好好聞。」

  伊凡低聲說著,一邊將鼻尖埋在他的頸子旁、輕蹭。

  「……」他還有點迷迷糊糊,不過心裡覺得「啊,好溫暖。」隔著一件毛呢大衣被這樣撫摩真的很舒服,他皺眉、蜷縮得更緊了一點。

  …這傢伙…已經回來啦……


  --不過,大概三秒後,基爾伯特就彈起身體。


  「你你你不是跟我說中午才會到嗎?!」

  「提早一點啊……沒想到基爾果然背著我做壞事。」他趴在床緣,瞇眼盯著基爾伯特,彷彿是在譴責他,但眼中卻是滿滿笑意。

  「本大爺才……!唔……!」


  基爾伯特滿臉通紅、手足無措地要扯下對方的大衣,但卻突然想到--大衣底下的自己、是全裸的。他慌慌張張地抓起一旁的棉被先蓋好自己,然後才把大衣拉下。

  從頭到尾伊凡都眼角帶笑注視著他。在基爾伯特把大衣脫下之後、想丟還給他時,伊凡這才爬到床上,隔著棉被抱住他。


  「好可愛。」他一邊像獸似的嗅聞著基爾伯特、一邊說道:「難怪這幾天我總覺得衣服上好像有你的味道……」

  「屁、屁啦!只有今天而已好不好!」白髮青年用力推著他--然後這才發現自己說了有點蠢又很丟臉的話。而伊凡卻故意含了一下他的耳。基爾伯特先是停下動作、隨即更大力地掙扎起來了。


  「混帳!睡覺啦!」

  「充滿基爾的味道。我後天會穿去上班的。」雖然有點難搭配。


  伊凡就連蹭的幅度都愈來愈像隻野獸。高聳的鼻一路從頸邊往上、然後輕輕摩著他的髮鬢,逗弄得基爾伯特渾身發熱。他重重地哼了一口氣、害臊地說不出話,乾脆別過頭,一點兒睡意都沒了。然而就在此時,伊凡脫下了自己穿在身上的灰黑色大衣,動作有點激動,這讓白髮青年有點被嚇到。


  「別亂來啊!」

  「我沒有要做什麼事啦。」他喘著氣,聲音有點壓抑。「只是想說這件也拜託你了。」

  「白癡啊!」才不要!丟臉死了!


  他用棉被緊緊捲住自己、迅速轉過身,絲毫不再理會這頭熊軟軟的哀求。直到自己真的快要睡著時,他感覺到棉被被掀開、厚實的布料被偷偷塞到懷裡。





凌晨偷寫文,我的作業(劄記)還沒寫完
到底在幹嘛ㄚ…我148d2b7e5d3716.jpg  
至死都根除不了這廚性


看到柊晨大大的噗,頓時感到一種「要死辣好萌啊~~」之感
因為想念露樣於是偷偷穿上對方的衣服…不小心睡著…男友大衣…
沾染上味道~~哈嘶~~~

梧簪_振作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撿垃圾
  • 阿普是先把衣服脫光再套上大衣嗎究竟www
    果然還偷偷做了些什麼吧^^

    乾脆趁阿普睡覺的時候把他的衣服全部藏起來放上自己的衣服好惹
    這樣就可以天天換一件來穿⊂彡☆))∀`)
  • 沒有錯~~他是故意脫光光然後再穿上的~~邊聞著露樣的味道邊做壞事,這樣的輕微變態普也^^萌^^(??

    衣服被熊先生沒收是個不錯的主意
    不過阿普臉皮大概很薄,可能寧裸不屈(於是又再次被推倒(?????

    梧簪_振作中 於 2014/10/05 01: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