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噗浪上廚力大開寫的小短篇。有稍作修改。

算是三創;可以先看【APH/MMD】无聊的国家们的人狼游戏【九夜完+特别篇】
不過不看也沒關係,這篇沒有劇情。

 S普注意!

 

  「唔……只要……舔就好嗎?」

  「……本大爺下的指令不夠明確嗎?還想再吃一鞭?」

  「沒、沒有……我只是想說……」

  「少廢話!」


  「啪」的一聲、基爾伯特手上的黑色皮革教鞭已經猛力揮了下去,正中對方的背部。就算是隔著衣服,還是覺得背上頓時傳來一股熱辣的痛處。

  「嗚、」
  「還知道疼啊?」

  ——跪坐於地的伊凡稍稍抬起頭,盯著翹腿坐在椅子上基爾伯特。對方的眼神除了滿滿的嘲笑,還有鄙視與不耐。

  他趕緊伸手抓住白髮青年的右手腕,欲將對方的手套往下褪,沒料到卻又被打了一下,這次打中了肩胛骨。

  「啊!」
  「誰允許你用手碰我了?」
  「可…可是你戴著手套啊…」
  「用嘴啊。蠢貨。」基爾伯特冷笑了一聲

  ……
  真是的,贏了一場就囂張起來了。伊凡有點無奈地想著。一邊確實地咬住手套、輕拉。「你這樣能舔得到?蠢豬!」他罵道。不過這麼輕的力道的確無法讓手腕露出。


  豬可是很聰明的--伊凡這樣想道,但若真說出口勢必又得挨上一鞭。將手套往下拉的同時,他抬眼看向基爾伯特,發現對方的臉色非常紅潤。呃?基爾喜歡這種的啊?他將嘴唇湊上、舔著對方白皙的手腕,以舌尖沿著青色血管柔軟地滑動著,並且吻了幾下。聽著白髮青年近似喘息的吐氣聲,伊凡突然感到臉頰一陣熱。


  ——所以他站起來,有點粗魯地將基爾伯特拽下椅子。


  「嗚啊!混帳!幹什麼啊?」
  「我按照你的命令舔完了,非常美味。」

  然後將基爾伯特摔在床上。那條黑色教鞭已經掉在地上了。

  「你只要求我舔手腕,所以懲罰遊戲已經結束了吧。」

  「欸?咦?!」

  「你當過阿爾弗雷德的老師對吧?我也要當你的學生。普魯士老師……接下來請好好地教我喲。」

  一手拿起基爾伯特落在床上的帽子,伊凡盯著對方滿臉驚嚇的傻樣,不禁笑著將膝蓋壓上床。

 

 


成人遊戲時間~~
最後手腕被種了草莓

順帶一提,因為怕亂拿又被弟弟罵,所以阿普手上那支鞭子是後來自己去買的。



不是在正常的(?)設定下寫的,所以歸類短篇。

梧簪_振作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