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安。
本命CP露普。可逆不可拆。本BLOG露普大量/廚文許多,觀看者可能產生暈眩與不適感。

素股PLAY注意!





  「話說要去大阪的話,途中會經過新大阪站吧?」

  「是沒錯啦,至少路線圖上是這樣標示的。」

  不過,就算真的迷路了,拿手機查詢也就是了。現在這個智慧型手機氾濫成災的世代難道還怕找不到路嗎?就算沒有網路,抓個路人問問也行,再不濟撥通電話給本田問問就是了。基爾伯特手拿著車站路線圖,一邊嘟囔著從京都車站到大阪車站不知道要多久。

  「我看人家介紹,那邊似乎有很多甜食…想去看看。」

  「你啊……甜食也買太多了吧。行李箱真的裝得下嗎?」

  「只是去看看啦。」


  --光看不買又是什麼道理?基爾伯特懶洋洋地想著,不過並沒有說出口。在京都車站這種到處都是人的地方講話還得放大音量,而且一整天下來都在走路,就算是每天固定運動的基爾伯特也會感到疲勞,讓他有點懶得吐槽。他拿起手機,把手中的路線圖塞到伊凡手中,開始查著到從京都車站坐車到新大阪站、再到大阪的車程,還有飯店辦理登記入住手續的時間,並且稍微估算了一下。


  「……要去新大阪的話,只有不到兩個小時可以逛哦。」

  「可以啦,我想是夠了。」

  「果然是想去買甜食吧!」

  「不會買太多的。」

  兩人抓著行李箱起步走向月台。四周的人潮川流不息,不時也可以聽到日文以外的外語交雜在其中。


  「話說回來,你的日文真好啊。」一路上有什麼問題都是靠基爾伯特用日文跟當地人溝通。雖然難免有腔調,不過對方似乎都能聽得懂。自己的話,能聽和看得懂大部分,但說與寫則有點吃力。

  基爾伯特不禁露出得意的表情。「本大爺可是有下功夫學過的。當然了,一下子就學起來了!」

  雖然覺得白髮青年大概是因為玩遊戲的關係日文才能突飛猛進,不過伊凡倒是識趣地沒有說出來。兩人站在月台上等著列車時,伊凡注意到附近有幾個女孩子正偷偷覷著他們。

  「不知道會不會被認出來……」

  「什麼?」伊凡的咕噥有點小聲,基爾伯特再聽他說了一次才聽清楚。他順著伊凡的眼神望去,看到了那些交頭接耳、吃吃傻笑的女孩。「呃,我想不會吧?本田跟我說過,現在這個國家的年輕人還不一定認得他。遑論我們……哈,是本大爺太帥氣了吧。」

  伊凡擺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搖了搖頭。

  「自己的國家都不認得,真詭異。」

  「少說人家了。在加里寧格勒也不是大家都認得你。」

  「……也是啦。」


  現在他們兩個一個說德文、一個說俄文。啊,如果偷說句「我愛你」,旁邊應該也沒有人聽得懂吧?邊這麼想,伊凡真的付諸實行了。原本正認真盯著軌道研究的基爾伯特立刻轉頭瞇起眼、瞪了他。「少亂說話。」他低罵道,然後又轉過頭。

  「我明明說得很正經。不過,他們應該聽不懂吧?」

  「不要把外國人都當成笨蛋好嗎?要是碰上幾個真的會俄文的怎麼辦?」

  「像是前面的禿頭大叔嗎?」他笑道。

  兩人前方站了一個有點駝背、看起來十分疲倦的中年上班族。他提著公事包,另一手拿著一份很薄的報紙。頭頂上已經禿了一大片。基爾伯特這才注意到現在應該是下班時間了。


  「真是夠了,最好你以後不要變成那樣。」

  「才不會。」


  電車進站了。雖然算是排得很前面,不過車裡原本就有很多人,加上排在兩人後方的隊伍也很長……一上車就被往內推擠,站都站不穩,並沒有佔據到什麼好位置。雖然因為車裡人實在太多而不至於跌個狗吃屎,伊凡仍立刻伸手環住基爾伯特的肩。

  「小心點哦。」他辛苦地說道。

  「又不是小孩。」他板起臉,但沒有要伊凡放手。

  「人還真多啊……有夠擠。」

  「感覺東京的情況會更嚴重哦。」基爾伯特壓低聲音說道,不過神情卻帶有一絲愉悅。他似乎並不介意周圍人擠人的狀況。

  伊凡不著痕跡地嘆了口氣,這才放下環著對方的手。東京是他們之後的行程。他突然憶起基爾伯特昨天跟他提過東京有種小鳥形狀的糕點。


  列車開始行駛了。


  擠到不行。被許多不認識的人推擠著、四周有各種不同的氣味,光想到這些就覺得不太舒服,伊凡勉強移動了一下腳下的行李箱,往基爾伯特身上擠去,在對方還沒反應過來前用面對面、幾乎胸貼胸的方式靠在一起。

  「喂……」

  「沒有關係吧。」他神色自若地說道。「太擠了。你不會希望我吃到別人的豆腐、或別人吃我豆腐吧?」

  「才不可能有這種事情,」基爾伯特抓緊拉環、壓低聲音,「又不是日本成人片。」說完自己還偷笑了幾聲,神情儼然一副國中生和同伴談論到色情片的表情。

  「謝謝你的信任。我當然是不可能吃別人豆腐。」伊凡說道。「難不成你看過……?那種成人片。」

  「……聽說過。」

  再說下去就維持不住勉強裝出的泰然神情了,基爾伯特低聲叫他閉嘴。


  列車平穩地行駛了一段時間。


  「哦哦,其實滿不錯的嘛……啊!」

  才這麼一說、電車就開始轉彎了。轉彎的幅度頗大,身體跟著搖晃了起來。旁邊一個女人靠了過來,兩人手臂幾乎貼在一起,這讓基爾伯特不禁趕緊貼向伊凡胸膛,臉部也不受控制地埋入他脖頸上的圍巾。

  轉彎還在持續,但是幅度減緩了些。

  他順勢要後退,結果被伊凡扣住了腰。對方的手穿過基爾伯特略大的後背包與背部的空隙,因此沒有碰到其它任何人,這些動作並沒被注意到。不過四周圍本來就很擠,就算直接摟住或許也不會被發現。


  --鼻腔裡充滿著伊凡身上的味道、繚繞不散。


  「……」

  「……」

  「放開啊!」

  「是你先往我身上貼的欸。」他笑嘻嘻地說道,模樣明顯是想戲弄基爾伯特。

  「那是因為我怕摸到旁邊那個女孩……。喂!會有人看到!」

  「不會啦,人很多。」他說道。「話說回來,就算真的不小心摸到她,我也會原諒你喔。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嘛。」

  「……誰管你怎麼想啊。」

  腰骨互相貼合在一起,他的手掌按在他的尾椎上。雖然彼此都穿著較厚的衣服,但仍能感覺到伊凡的肌肉、骨頭……那種似硬似軟的感覺。

  還有他的味道。他原本的體味,混合了少許的……古龍水。

  「……你有擦古龍水?」

  「我裝成小瓶的帶來。你送我的那瓶。我只有擦在脖子上……味道沒有很誇張吧?」

  連圍巾也沾上那種味道了。全身彷彿都是對方濃厚的氣息,基爾伯特不禁有點分神……隨即慌亂了起來。東西是本大爺送的,當然知道味道不會很誇張啊,不過沒事帶來擦幹嘛!


  「不要靠那麼近。」

  他囁嚅道,一邊轉動腰部想掙開對方。似乎是查覺到白髮青年露出這種神色的原因,伊凡微微歪了歪頭,稍稍靠向他的耳邊。

  「不喜歡這個味道嗎?」

  「……不是、那種原因!」他小聲說道,底氣全無。當然是喜歡這味道才送啊--但現在也不可能這樣說出口了。被對方在耳邊低聲說話挑逗,令他全身竄過一陣輕微的酥麻、腰驀地有點虛軟。自己的表情一定很不帥氣……因為伊凡轉頭盯著自己時,原本的笑沉了下來,換上一副若有所思的眼神。

  「……基爾這裡很敏感呢。」他用很平常的音量與語氣繼續在他耳邊這樣說道。車廂裡有另一大群年輕的外國旅客站在他們附近嘰哩呱啦地說著外語,與大部分還算安靜的日本乘客比起實在嘈雜太多了,因此他這樣的音量並不突兀。而且伊凡是說俄文,所說的內容似乎也沒引起任何人關注。

  但這令基爾伯特更緊張了。對方身上的氣味並沒有因為一直嗅聞而習慣、反而讓他有種愈來愈濃烈的感覺。並不是因為古龍水。


  「……勃起了。」

  伊凡這樣說道。

  基爾伯特耳根子燙紅。自己的下體確實已經微微硬起、貼在伊凡的胯間。隨著列車輕微晃動而曖昧地摩擦。

  「是我的錯嗎?」斯拉夫青年笑著問道。

  「……廢話。」他罵道。隨即低斥對方、要他別動,想等硬起的陰莖自己消下去。可是伊凡卻在此時輕搖了搖下半身。「啊、叫你……別動!」

  「我沒有。那是因為車廂在晃。」他平靜地這樣解釋。

  可是、伊凡也開始硬了。基爾伯特忍不住想掙脫,然而對方的手卻摟得更緊。硬起的慾望溫柔地頂了頂他。

  「不要……你明明就、也勃起了不是嗎?!」他小聲罵。

  「這不是我的錯……是你一直在挑逗我的關係。」他這樣說道,開口時聲音帶點喘。「是基爾的錯。」說完又動了動腰。

  「唔、你!」

  「發出這樣的聲音會被注意到哦。」

  ……愈來愈硬。

  不論自己還是伊凡都是。

  冷靜點……、冷靜點!基爾伯特這樣拚命想道(一邊背誦物理公式)。伊凡卻在此時笑著也低聲說了句「開個玩笑而已。冷靜點」,反而令他慌得輕抖了一下。立刻低罵了聲「開玩笑也不是這樣吧」。

  熱氣吐在彼此臉頰脖頸,體內深處某個點開始輕顫。基爾伯特嚥了嚥唾沫,身軀不自覺放鬆下來、溫馴地靠在對方身上。雪白的頭顱倒是仍微微偏開;實在沒辦法直接順勢靠在伊凡肩上……那樣太明顯了。

  「你想要現在解決嗎?」伊凡突然問道。

  「怎麼可能、……現在解決!」

  「把褲子前面拉下來一點。」

  「……你以為被看到會有什麼後果?」

  「啊,大概會被扭送到警察局,然後丟到大使館吧。」

  「所以別開玩笑了!」

  「看不到的。」他的聲音變得低沉且帶喘,注視著基爾伯特,然後更往他身上擠去。「要試試嗎?」

  兩人都穿著布料柔軟的褲子。被鼓脹的慾望撐起,前端又因為伊凡和他靠得更緊而互相抵住,這令他雙腿不禁打顫了起來。他閉了閉眼,又怕自己露出奇怪的表情而被發現,所以最後只是半瞇。但是伊凡卻在此時說道:「不要露出這種表情。」

  「……?」

  「太煽情了。」

  基爾伯特一臉不知所措,隨即踩了伊凡一腳。

  「啊,好痛。」伊凡這樣抱怨道。「你穿的運動鞋很重欸。」

  「不痛踩你幹嘛?別再給本大爺說那種奇怪的話!」

  「好吧。」

  他回答。然後將環著他腰部的手緩緩伸入基爾伯特深藍色的外套底下。雖然隔著毛衣、但麻癢仍令白髮青年的膝蓋明顯地顫了顫,兩人的腿靠得更緊了……他差點叫出聲。

  身體一下放鬆一下緊繃。額頭開始冒汗。他用手掌推著伊凡的腹部。

  「等一下。到飯店……再……、」

  「再來一次?」他故意這樣接話。

  老天。

  伊凡原本抓著扶手環的手放了下來、往底下游移,然後拉拉基爾伯特的褲頭。兩人互看了一眼,而基爾伯特則立刻別開了紅眸。表情似乎是默許了。

  於是他將基爾伯特的褲子和內褲前端微微下拉一些,然後將自己的也褪下。火熱的慾望直接抵住白髮青年的胯間。



  「腿……夾緊一點。」

  粗大的陰莖在白髮青年的大腿之間徐徐磨蹭、再插入。基爾伯特緊張地四處看著,伊凡除了說話的聲音帶有些許喘息外,表情倒是很鎮定。不過他看到他圍巾底下原本膚色的疤痕慢慢轉變成粉紅色了。將雙腿併攏,基爾伯特歛下眼睫、嚥了口唾沫。

  伊凡的腰動了起來。兩人的分身互相摩擦著,基爾伯特快速地眨著眼,雖然知道自己的表情一定很僵硬,可是就是沒辦法擺出自然的神色……不對,這種情況下哪裡自然得起來啊?

  腿間帶有微微的濕潤感。直到伊凡的慾望前端抵住大腿內側皮膚、再稍微退開後,他才發現除了汗水外、自己的雙腿之間很可能早就沾上了對方泌出的前列腺液。

  「你也動啊。」伊凡這樣說道。

  「不行……白痴。」他咬著牙辛苦地說道。……會被發現。

  「人很多……不會有人看見的。」

  「你再給本大爺廢話一句、試試!」

  ──列車突然開始轉彎了。

  彼此的慾望在這時深深地摩擦了一下。兩人都輕抽了一口氣。

  自己的分身抵在伊凡的下腹,但是被衣服的下襬遮著,所以應該沒有那麼容易被發現……不過基爾伯特當然不敢低頭看。腰猛然被對方用雙手摟住,伊凡靠在他身上、下半身動了起來。

  聲音哽在喉頭。基爾伯特勉強站穩,喘了一下便咬住嘴唇。

  「不可以叫出來哦。」

  「……」

  「再夾緊一點。」

  「……少囉嗦。」

  雙腿之間又濕又滑。還沒反應過來,伊凡便將另一隻手抓住了基爾伯特的陰莖,開始緩慢搓揉。

  「唔、……!」

  「抱歉啊,只能這樣了。」他低聲說道,「你也想趕快射吧?」

  伊凡的體味似乎變得愈來愈濃……是因為體溫上升的關係嗎?他這樣恍惚地想著。列車的轉彎幅度漸漸變小,彼此的身軀卻貼得更緊了。

  「……好香。」

  斯拉夫青年突然這樣說。他抬眼便看見對方的紫眸直勾勾地盯著自己,「基爾身上的味道……也很棒。」

  發現兩人想的是同一件事情,令他心頭微微一抖。基爾伯特別開眼,眼睫輕顫。我可沒擦古龍水啊。

  腿軟得幾乎要站不住了,可是情緒卻很緊繃。對方在自己胯間摩擦、不時輕觸卵囊……他有股身體要冒出蒸騰水氣的錯覺。好熱。

  手在發顫,不知道該抓住哪裡。伊凡身上的熱度像是輻射過來,連同氣味密密地包圍住自己。基爾伯特緊張無措地覷著周圍,大部分的人都低著頭,沒怎麼注意到他們,就算有幾個人偶爾抬頭,也都是望向那群時不時便突然爆笑出聲的外國遊客。

  伊凡輕輕挺腰的動作並沒有被發現。


  ——陰莖前端忽然被對方用拇指溫柔打圓摩擦,害得基爾伯特差點叫出來。

  「等等、……!」他小聲喊道,然後喉頭像是哽住般再也發不出聲。喉結上下滾動了幾次,基爾伯特的眼角溢出了薄薄的淚。伊凡這才稍微停手。兩人的眼眸對視一會兒後,他先轉開了視線。

  「抓著我就好。」伊凡用一種稀鬆平常的語氣說道,也只有基爾伯特才聽得出他的聲音裡帶著些微的喘。「別緊張。」他說,腰仍然輕輕挺動。

  伊凡外面那件深灰色的大衣很長,裡面穿的那件衣服也是,足夠將底下那些不知羞恥的行為好好遮掩住。啊,真是個變態。他惱怒地想,但是被握住的分身正汩汩地滲出透明體液,使對方套弄的動作愈來愈順暢。

  ……如果我也射出來的話,那就真的是個十足十的變態了。想壓抑住沉重的呼吸,卻又覺得列車行駛的噪音與乘客的嘈雜聲可以掩蓋一切。


  「夾緊一點。」

  「……」

  「你夾緊一點,我比較快射。」

  基爾伯特想說些什麼,不過最後也只是咬住下唇、更加併攏雙腿,一手輕輕抓住對方的大衣邊角。

  伊凡稍稍抽出硬挺的慾望,留下前端、輕蹭著白髮青年的腿肉,然後再度深深地插入。雖然很怕站在旁邊的人發現,但是剛剛那個女孩只是低著頭,表情呆滯地滑著手機。

  本來應該會發出的輕微肉體擊打聲被電車上所有的喧鬧蓋過。伊凡除了呼吸速度似乎快了點以外,並沒有表現出任何不對勁的神色。灼熱的氣息拂過耳際,基爾伯特抓得更緊了。

  身體在輕顫。他開始害怕會被別人發現自己的異樣,於是向伊凡靠得更緊。


  ……快點、結束吧……


  對方握住他的分身,但現在僅是以手腕溫柔地上下動著、套弄摩擦。比起剛剛那種令人腿軟的刺激好一點……而對方的陰莖不停在胯間進出摩擦,雖然沒有真正插入體內,卻帶來另一種淫猥的舒服感。腿間的皮膚因為這樣的摩擦而愈發熱燙起來……肯定也變得很紅了吧。

  濕滑感讓挺入與抽出都頗為順利。啊,什麼時候要射啊。基爾伯特不禁這樣想到、於是再稍微夾緊雙腿,快感與輕微的疼痛讓他不小心喘出聲來。白髮青年咬住下唇,但周圍並沒有人看向他們。

  隱約可以見到伊凡脖子上的那條傷疤已經變成更深的粉紅色,如果……現在是在旅館裡的話,也許基爾伯特會忍不住吻上也不一定。隨即又驚訝自己竟然沒有真正生氣。

  眼睛不知道要盯著哪裡,因此只能死死瞪著被圍巾遮掩、時隱時現的疤,偶爾無措地望向四周,看看附近有沒有人注意到。……自己的臉色肯定很怪,因為伊凡一臉想抱住他、將他的臉按上胸膛的模樣。


  抓住伊凡大衣的手握得更緊了。


  然後,一陣高潮的預感逐漸襲來。基爾伯特微微張嘴、凜住呼吸。眼睛雖然直直盯著伊凡的臉,卻有些失焦。他發出一聲近似低泣的驚呼、身體顫抖,整個人貼緊伊凡,在他手中射了出來。

  雖然感覺到基爾伯特的高潮,伊凡濕黏的手仍然沒有停下,而是繼續套弄,但是力道變輕許多,速度也放慢了。基爾伯特的眼角帶著氤氳模糊的水光,臉頰與耳根非常紅潤,喉結正上下滾動著。

  大腿倏地夾得非常緊,緊得伊凡幾乎沒有辦法再往前推進。環著他腰部的手更用力地摟緊,試著讓慾望能更加往腿肉中深埋。敏感的前端被基爾伯特結實而有彈性的肌肉包覆,伊凡乾脆放開了搓揉著他分身的手,兩手都抓住他的腰,用力一撞。

  兩人的髖骨緊緊貼著。陰莖埋入了最深處,前端還碰觸到了基爾伯特的股溝。伊凡稍稍抿住嘴唇,但仍然溢出了只有白髮青年才聽得到的喘聲。


  ──基爾伯特捏住對方衣角的手連指關節都泛白了。胯間忽然濺上一陣濕黏的熱度,伊凡也射了。但是他並沒有馬上將陽具抽出,而是停了一會兒。

  感覺到自己的內褲沾上了他的精液。

  不趕快處理的話,一定會被弄濕吧……這麼想著卻沒辦法動彈。

  基爾伯特盯著對方的嘴角。眼前還一片模糊時,腰的上部突然被輕輕碰觸一下;他不禁嚇得抖了抖,這才發現對方正悄悄將手伸入他的外套口袋內,掏出一小包面紙、小心翼翼地抽了一張。就算隔著衣服、輕擦到腰的觸感仍令自己忍不住打顫。他趕緊抓住伊凡的手臂,怕自己一個不小心真的腿軟。不過、車內人這麼多,大概也沒有空間讓他摔吧。


  然後伊凡開始清理。


  腿間被仔細地擦拭過,雖然還是有一些殘餘的體液。褲子被對方拉起穿上的時候有股微微的涼意。伊凡還替他擦了一下他的外套;剛剛基爾伯特射在他的手上,而他又將手抓住他的腰,所以沾到了。

  然後,他將那張面紙揉成團,塞進自己的大衣口袋,才有點困難地穿好自己的褲子。伊凡還大膽地將頭顱埋在基爾伯特的頸邊,吻了一口。旁邊這才有一、兩個人回頭瞥了他們一眼。還好也沒有任何人拿起手機想拍照什麼的,因此基爾伯特也沒打算掙開對方。頸邊的脈搏跳動得非常迅速。





  一到了新大阪站,基爾伯特就快速地走出車廂(以車內都是人的情況來看,他走得非常快)。他必須得小跑步才能跟上;兩人默默地走了一會兒。


  「……別生氣嘛。」

  「……死變態。」基爾伯特臭著臉咕噥了一句,眼睛直視著前方。不過稍微放慢了腳步。

  伊凡低低笑了兩聲。「陪我逛逛吧,」他用可憐兮兮的表情盯著他,手還牽上了他的袖子。基爾伯特甩了一下,發現甩不掉後也就放棄般任由他牽著,雪白的頭顱無奈似的搖了兩下,眼睛只是盯著遠方櫥櫃中各種包裝得色彩鮮艷的商品。表情因為硬要裝出生氣的模樣所以顯得有點僵硬,臉頰紅撲撲的。


  兩人提著大包小包的點心,準時到了大阪車站附近預約好的飯店。當行李放好、外套一脫下後伊凡便迫不及待將基爾伯特壓在床上親吻。


  「唔…、喂……!你還來啊?」

  「嗯……不是說好到了飯店後再來一次嗎?」

  他抬起頭,用水汪無辜的紫眸盯著他。

  ——明明就是你自己亂接話。基爾伯特瞪著他;這個角度可以看到伊凡因為圍巾下垂而露出的頸部傷疤。那道疤痕現在又從原本的膚色轉變成染滿情慾的粉紅了。忽然想起電車上所有不知羞恥的色情行為,於是基爾伯特臉紅了起來。他不禁伸手稍稍拉下那條圍巾,更加仔細地盯著那道傷疤。然後吻了上去。


<FIN>


沒有去過日本,如果有任何不對勁的地方……請見諒。
啊阿普實在是…太聖母囉^^或者可能只是跟露樣一樣很變態

因為修了很多次,所以現在看得有點痛苦…大概是對內容有點麻痺的感覺,不過因為要修改所以重看了N遍。

我好討厭痞客幫新版的後台管理系統,打文超不順手TT

創作者介紹

Meraviglia_

梧簪_振作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杜遂梔
  • 啊,我一定是做了什麼好事才能在睡前看到這個。
    這世界多麼美好,露普多麼美好,哈利路亞!
    因為太好吃了我要多吃幾次。
    喜歡這種帶著一點疏離的文風,電車裡的狀況完全化作畫面浮現在腦海中了,忍不住想側耳傾聽是不是能聽見他們的喘息聲//A//對不起我是變態。
    在電車理想親又沒有親,回去以後就算被推倒了也只想著乾脆親上去,這樣喜歡伊凡的基爾也好有愛,伊凡就負責撒嬌,然後享受基爾伯特的愛憐,嗚……好萌,這樣好吃的露普我以後吃不到怎麼辦QAQ
  • 哇謝謝讚美TTTT
    嗯?帶著疏離的文風是指?
    因為對著素股和癡漢這種題材有興趣所以當然要給露普試試!(邏輯呢)

    最喜歡這種雖然嘴巴不饒人但其實非常疼愛露樣卻又不自覺(?)的阿普了///看穿這點的露樣總是對阿普為所欲為!!(欸)

    我會再繼續寫變態的露普的\^o^/(別)

    梧簪_振作中 於 2016/01/27 12:20 回覆

  • 妮子
  • 看完的感想是這真的不是18x嗎?還是說沒插入不算18xXDDDDDD
    不過在電車裡面什麼的太大膽啦>//<日本那種A片痴漢情節是拍片公司把整個車廂包下來拍的,不過我們可以無視這一點(欸)
    有愛就好了對吧^q^
  • 對我來說只要沒插入就不算R-18\^o^/
    果然二次元的東西只能在二次元呢(遺憾)

    梧簪_振作中 於 2016/01/27 12:2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