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家很久以前的愚人節梗,雖然今年的4/1過很久ㄌ。用手機慢慢嚕出來的,排版很亂,有空再修改。
 
 
 
  臉頰靠在膝頭上,基爾伯特蹲坐著,雙眼模糊地盯著鞋尖。褲子被眼淚弄溼了一大片。
 
什麼人都不在。
這樣比較好。
 
「……老爹。」
 
他小聲地嘟噥,當然並沒有人回應他。
剛剛哭到頭有點痛,又冷靜不下來,只好避開所有人跑到會場外。
 
頭頂突然被一個軟綿綿的東西觸碰了一下。
 
「找到你了。」
 
伊凡抱著一隻超大的熊布偶,還一邊抓著熊布偶的手,做出一個可愛的揮手樣。臉上有著微笑。
  
「……是你喔。」
 
「對哦,泰迪熊天使。」
 
「我看是食人北極熊吧……」
 
伊凡「哈哈」笑了幾聲,隨即靠著牆坐下,兩人肩並著肩,巨大的泰迪熊被隨意擺在一旁。基爾伯特稍稍偏過頭,盯著牆,不太想讓對方看到自己紅紅的雙眼。
  
  過了一會兒,伊凡將手伸過來,輕柔地抬起他的頭。基爾伯特微微別過臉,想避開他的手。伊凡沒有讓他這麼做。
  
「……不要看啦。」
 
「好可憐,都哭腫了。」
 
伊凡的臉上還是掛著笑,不過語氣倒是多了幾分關心。基爾伯特雖然看得出來,卻還是賭氣地道:「你要只是想來笑人,就給我滾回去。」
  
  他伸手抹了抹基爾伯特臉上的淚水。
 
「沒事的,他看到你過得這麼好,一定很高興。」
「……可是、……我已經不是……」他說到這裡,又開始哽咽。「……才怪、老爹一定對我很失望。」
 
「他不會的。沒有人對你失望。」伊凡說道。「他剛剛出現的時候,不是在笑嗎?」
 
「……」基爾伯特沒答腔,只是發呆似的看著那隻熊布偶。隨即抬起眼瞥了伊凡一眼,低聲問了句「是嗎」。
  
  「對啊,你不是有了一個讓你驕傲的弟弟,還把他好好養大了?」他的語氣輕鬆自在,「他或許不一定贊同你,但他一定為你驕傲。」
 
「……別亂猜,」他別過頭,但眉角稍微放鬆了些。「又不是會通靈,你怎麼知道他在想甚麼?」基爾伯特的語氣變得有點任性。
 
「我知道啊,父母都是這樣的。」他用一種理所當然的語氣說道,「我們要是有小孩,我也會這樣。」
 
基爾伯特低聲說道「胡言亂語」,但是笑了出來。眼睛有些發痠。然後他抬起頭,用一種不確定的眼神望著伊凡。
 
「他真的是這麼想的,對吧?」
 
伊凡肯定地點點頭。
  
「本大爺……很厲害的……」
 
「對啊,你像腓特烈一樣會吹笛子。」
 
「打架什麼的也很強哦。」
 
「嗯,對,」他說道。「我聽路德維希說了,你受邀參加聯邦警察大學的防身術課程,去示範體術?」
 
「嗯。」基爾伯特看起來心情好一點了。
  
「你可以跟我去俄羅斯的聯邦內務部警察大學逛逛,這樣回來的時候或許有更多心得可以跟小孩子分享。」
 
基爾伯特終於鼻音濃重地笑了幾聲。「或許吧……好像可以考慮。」
 
「有時間的話,明天就可以跟我回去哦--」
「太快了吧…」
 
雖然四下無人,但他們聊天的聲音愈來愈小,臉也與湊愈近。伊凡吻了吻他的臉頰,又將嘴唇輕輕碰上他有些浮腫的眼。
  
「他會為你開心的。」
 
基爾伯特點點頭。
 
「因為本大爺現在的生活很充實嘛……」說著說著眼淚又掉了一點。
 
「是的。」伊凡說。「而且你還交了一個很棒的男朋友。」
 
  「不要自己說。」他低聲道,語裡多了笑意。
  
  兩人面對面,伊凡一手抱住他的腰。基爾伯特低下頭將臉埋在他的胸口,還在默默掉著淚,只是表情倒鬆泛許多;因為哭得有些累,他微微垂下眼簾,雙眸無神地望著那隻巨大泰迪熊。
  
  過了一會兒他伸出手,摸了摸那隻布偶。毛非常柔軟。
 
「你從哪裡弄來的啊?這隻熊?」白髮青年沙啞地開口,清了清喉嚨。像是要轉移話題。
 
「……嗯……我抓到的?」
 
「幹嘛用疑問句啊。」
 
「你喜歡嗎?」伊凡笑著問道。
 
「是滿可愛的啦……可是也太大了吧?」他說道,然後舉起泰迪熊的手。「而且不輕欸。怎麼這麼重啊?」
  
  「嗯,畢竟、……真材實料嘛。」他歪著頭。「你想要嗎?喜歡的話送給你。」
 
「太大了啦…我房間裡已經有熊貓了…」再放這個會被阿西罵的。基爾伯特低聲補了一句。
 
伊凡抓起那隻熊--準確來說是拖起它的上半身--輕輕往基爾伯特懷裡塞。
 
基爾伯特安靜抱住那隻沉重溫暖的泰迪熊。
 
然後伊凡托起他的臉,輕啄一下他的唇。隨後又深深吻住。
 
基爾伯特並沒有拒絕,閉上了眼。還能感覺到自己的眼睫有些濕潤。
  
柔軟煽情的親吻聲遊盪在彼此的呼吸間。
  
已經被吻到有點忘乎所以,基爾伯特甚至感覺到對方幾乎要順勢壓住他。他一手抱著泰迪熊,另一手則虛軟的推著伊凡。
  
嗚、嗯……
 
彼此的嘴內有著低沉的呻吟。光是聲帶的輕微震動就令人感到酥麻。
 
然後。
 
『救……救命啊……』
  
  兩人都嚇了一跳,瞬間分開。基爾伯特睜大眼,如夢乍醒似的四處張望。「唔…?!」他抬頭看著伊凡、又慌張地瞥了瞥懷中的泰迪熊。「咦……你有聽到什麼聲音嗎?」
  
  「好像有耶,好奇怪的聲音哦。」伊凡沉吟道。「該不會是萬聖節的幽靈跑出來了吧?」
  
 
  還來不及吐槽對方,基爾伯特便發現遠處會場的門似乎在同時打開了,人群歡樂嘈雜的談話一瞬間流洩出來。如果被其他人發現自己和伊凡這麼親暱地貼在一起鐵定要被揶揄一番,基爾伯特強自鎮定地抹抹臉上的淚水,站起身沙啞地說道:「我去洗把臉。」他故作冷靜地清清喉嚨,吁了口氣,快步邁向走廊轉角的洗手間。
  
  「好--那我等你哦。」
  
 
  基爾伯特朝後方揮了揮手,雖然腳步匆忙、面無表情,但心裡突然更喜歡他的男友一點。
  
 
  FIN.
  
  後接本家愚人節劇情。
 
  我竟然沒看過有人寫這個梗@@明明這麼萌(還是單純我沒看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梧簪_振作中 的頭像
梧簪_振作中

Meraviglia_

梧簪_振作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