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安。
本命CP露普。可逆不可拆。本BLOG露普大量/廚文許多,觀看者可能產生暈眩與不適感。

推廣推廣推廣一下!!


露普only-合本稿件募集中

截稿日是9/25\/


好想參加好想參加好想參加…(飢渴)





砂糖,死甜
有人還是病病的(??





  做丈夫最希望的當然就是回家時妻子來個溫柔動人愛的迎接之類的。懷著這樣的心情(在一本坊間的戀愛小說中看到了這樣的情節。意外的是我活到這一大把年紀了居然還對此感到憧憬和心動,難道這就是戀愛的力量--呀--)我忐忑又期待地按下電鈴。

  鑰匙被我這一時興起的念頭從一樓往上投入窗戶沒關起來的二樓房間。清脆的哭聲沒有傳來,想必床單或地毯很溫柔地安慰了它。


  叮咚咚--叮咚叮咚--叮咚--
  叮咚--叮叮咚--
  叮--咚--


  拖行的腳步聲(帶著愛的風暴)愈來愈靠近大門,但是響得會讓人興奮顫抖的吼聲先行一步穿透門板:「--為什麼不帶鑰匙啦?!」又如同愛神邱比特之箭(加強版。附贈一分鐘心跳一百八的效果)般刺穿我心。啊,害羞。

  聽著大門打開時的喀嚓聲,我一邊迫不及待地先把大衣脫下,拉了拉領帶並且整理一下圍巾。可以的話,我希望小鳥先生能先摟我的腰。

  門打開了。


  「…別那樣瞪我,鑰匙它離我而去了。」

  「…你弄丟了?」

  「……它可能正在和床舖親熱,我不好意思打擾……不過我會把它帶回來的…」

  「本大爺完全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快給我進來!」


  其實我也覺得自己有點語無倫次……因為我的視線正被我親愛的伴侶線條漂亮的腰黏住,等他一轉過身,自頸椎到尾椎、這整條起伏有致的骨也正散發著只有我能接收到的性費洛蒙。

  然後,窗簾居然沒有擔負起它應盡的責任,任由落地窗接收可能來自四面八方的任何視線。要是附近住了個飢不擇食的偷窺狂(不小心說出帶有貶意的句子…可是基爾在我心中是永遠完美無缺的--真的啦--)拿起望遠鏡一瞧,然後做出什麼猥褻行為,我就要讓他一嚐「向日葵爆破之咻咻」的厲害;名稱是姊姊幫我取的,實地測試之後應該也沒什麼大問題。巴斯比之椅多了幾個洞,不知給哪個倒楣鬼坐去了。
  可能是法蘭西斯或阿爾弗雷德,基於小孩般單純又直率的邪惡,暗自希望是後者。噗呼。


  扯遠了。


  電視開著,沙發上還有呈現坐姿的熊貓娃娃。

  「你在看電視啊?」我一邊問道,一邊基爾的背影拋去期待的眼神。去吧我的思念。嗯,接收到了吧。

  「喔,對啊。」他打了個呵欠,「但我剛剛睡著了。」

  他把自己拋上沙發,抱住熊貓娃娃的腰部、臉埋進去蹭著。唉,他對我「愛的訊號」解讀錯誤;然後蜷起的身軀難道是想向我表達什麼嗎?

  「不要抱那東西,來抱我嘛。」

  基爾回過頭來做了個鬼臉。「不要,抱你會做惡夢!當然要抱著可以帶來幸福的熊貓!」


  做鬼臉的基爾好-可-愛-!王耀之前有教過我一句中文諺語,用羅馬拼音寫就是「Qing Ren Yan Li Chu Xi Shi」,大概很適合用在這個情況,不過可能沒辦法同等施展在熊貓身上。


  「……基爾,那頭熊貓超--級礙眼的,你應該要來抱我的腰然後在我的胸口上蹭並且說:『你回來了。』才對吧☆」

  「你、你吃錯藥喔?!」

  他將那頭熊貓緊揣在懷裡,整個身子轉過來。「有力氣在那邊胡言亂語,是不用休息嗎?!」

  關心我我好高興,但是我的臉部線條正被七原罪之嫉妒調皮地拉扯,眉開眼笑不起來。


  「那個,」我指著奪走我幸福的熊貓娃娃,氣呼呼地說道:「給我。」

  「想幹嘛!」

  「還有另外一隻呢?香/港賣你的那隻。」

  「你想把它們丟掉嗎?才不會讓你得逞,好歹也是本大爺花錢買來的幸福!」他坐了起來、一邊往後退。

  不過沙發和我開始非常有默契地進行包圍戰。

  噢,齜著牙緊抱娃娃往後縮的基爾也好可愛,但我是不會被愛情沖昏頭的,因為我是個理智的國家嘛☆「放心,我會把娃娃捐給需要的小孩們,」我安慰他:「而且憑我跟王耀的交情,應該可以幫你要到一隻免費的幸福。」


  騙你的,我會先把它來個過肩摔再施展「向日葵爆破之咻咻」,然後請人幫忙做一個我的模樣(魔王造型服)的等身大娃娃送你(晚上會哼<荒山之夜>*或數羊幫助入眠),絕對比這個帶給我不幸的熊貓好。


  憑藉身高和力氣的優勢,魔王氣勢如虹地抓住詛咒熊貓娃娃的耳朵,英勇地將之用力抽起,欲拯救身陷黑暗的騎士。不過他一定是被蠱惑了,手緊緊攥著娃娃的一腳不放。

  「還我!」基爾嘟囔道。「這樣會扯壞!」

  扯壞的話也只能怪是中/國製了……拉拉扯扯之下娃娃的身高瞬間抽長了許多,嘰哩嗶哩(增高音效)--恭喜你!不過你還是高不過我的……!但如果小腸大腸被扯出來的話也許情況就不同……呃,開玩笑的啦,我當然知道只有棉花或爆炸物。動不動就胡思亂想真是我的毛病,希望不會讓人感到不舒服。


  就在我分心去思考與自身尊嚴稍有關聯的問題時,騎士由於外來邪惡之力的驅使、突然多用了幾分力氣,於是我意志不堅的腳跟也一個踉蹌,身體羞怯地往基爾身上撲去。


  叩。


  額頭與額頭之間親密相擊,系統提示:魔王很害羞,痛覺感受器也非常直率地表達感受。心理與生理同時劇烈活動讓我眼角直泛淚。


  「唔……痛、痛死了!!你這笨蛋!!好多小鳥……」

  「我也很痛啊。嗚。」雖然心裡很高興。

  「活該!誰叫你要這樣對我的熊貓!」他一手用力揉著額,罵道。


  我不說話,低頭蹭著他的頸窩,緊緊圈住他,眼淚遵從計畫撲簌簌地掉下來了。


  被抱緊的身軀有點僵住。


  「欸?幹嘛、哭啊…?是有痛到這種程度嗎?」還是我頭太硬…基爾小聲碎念著,語氣好像有種隱約的得意。

  我搖著頭,一邊發出哽咽的嗚聲,一邊偷摸他的背。

  「啊不然是怎樣?」他嘆道,手臂也環上我的背。唉呀居然不是腰,失算。「你是今天受到什麼委屈喔?」

  「沒有……」我吸著鼻子--實際上是嗅著基爾身上的味道--「只是事情做到一半被娜塔莎追著跑,所以沒做完,結果被上司罵。覺得沒把該做的事情做好實在很讓人沮喪……」沒有啦--我是想得到基爾的關愛而已,當然該做的都做完了,也得到上司客套的讚美,規律得像是自轉週期比地球稍快的隨便一顆行星。

  「呃、很好啊…至少你對自己要求挺高的…」他笨拙地安慰道,手也輕拍我的背。「這有什麼!小事而已嘛啊哈哈!」

  「然後,回家想跟你抱一個,但你只顧著抱熊貓。」系統提示:魔王醋意橫生。

  一陣沉默。

  過了幾秒後,基爾才低低地說道:「真是…這不就抱著了嗎……」

  「抱緊一點,摟著我的腰。」

  基爾哼了一口氣,不過還是把手移到我的腰上。雖然隔著西裝外套,不過滑過皮膚的感覺真好。我滿足地嘆了口氣。

  但他另一手還是抱著熊貓。

  「……基爾。」
  「幹嘛?」
  「兩手都抱著我好不好?」


  經過三秒鐘的掙扎後他還是把另一手貼上我的腰。

  雖然我們兩個之間還夾著討人厭的熊貓娃娃,不過好像也不是那麼難以忍受了啦……大概。


  基爾很輕地把嘴唇貼了上來。


  好吧,由於這隻熊貓在魔王面前證明了它的清白,得以不被處刑。我把娃娃從我們之間緩緩抽出--得到騎士的默許--往桌上一放,然後整個人壓到基爾身上。


  呃,不好意思,因為之後腦袋沸騰般熱著,所以沒辦法詳細描述。


<Fin>


窗簾還是沒關(爆)


*荒山之夜(Night on the Bare Mountain):露家作曲家穆索斯基創作的交響樂,描寫六月二十四日聖約翰節前夜,妖魔鬼怪們聚集到基輔附近荒山上,歡宴、戲鬧、狂舞的情景。


西裝西裝…哈啊哈啊…

梧簪_振作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撿垃圾
  • 露樣奇妙的OS又來了WWW這已經是妄想了WWWW
    從一開始扔鑰匙到抱抱都是算計過的也太有心機=W=阿普果然是單純的笨嬌不要被眼淚騙了阿!!
    「向日葵爆破之咻咻」算是露樣的必殺技嗎==真不愧是姐姐取名的......
    窗簾先關再說啦你們太急了XD
  • 他只是…使用各種比喻來譬況他的心情(blush)
    露樣其實是完全隨興行事的……可見在這方面耍心機他…爐火純青(??
    阿普這容易被騙的孩子XDD沒關係被騙這一次也沒什麼損失!只是腰會有點痛(ry

    露:那是絕招之一^し^
    姊姊真是疼愛弟弟啊……!

    希望他們進行到一半時會發現(woot)…!(乾)

    梧簪_振作中 於 2011/08/29 18:44 回覆

  • 等等
  • 犧牲了腹筋看完以後覺得...
    不是伊凡醉的不清就是作者醉得不清了
    怎麼回事一整篇露樣情緒都保持超級HIGH XDDD
    這已經是發病狀態了吧!!!
  • 總覺得露樣一臉溫和的笑臉下真相是這樣…真是個壓抑的孩子啊(???)

    是我醉得不清,對不起!!
    今後也要這樣持續下去!!(不要啊)

    梧簪_振作中 於 2012/01/15 03: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