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安。
本命CP露普。可逆不可拆。本BLOG露普大量/廚文許多,觀看者可能產生暈眩與不適感。

目前分類:闔翅之鷲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第九章R-18不公開,收錄於新刊《IL LIBRO DELLA LUCE》中。





等他醒來時天早已大亮。基爾伯特睡眼惺忪、無神地盯著天花板,一時竟沒會意過來他人在哪裡。他想翻個身,卻發現自己全身痠疼得要命,他低低呻吟,才又感覺到連屁股也很痛──

啊,對了,他們昨晚做了。

梧簪_振作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晚點再來修改,好睏…





  修道院裡頭亂成一團。基爾伯特一進門就大吼大叫要他們將藥品來拿。他抖著將伊凡的「屍體」抬上床鋪,他流出來的血已經乾涸了……不、應該說,因為外頭的風雪太大,頸子上的血水一下就凍結、凝固在傷口四周。有兩個修女抬了一大桶熱水進來,還有乾淨的布。她們看見伊凡脖子上恐怖的景象都倒抽了一口氣。

「我的天啊……殿、殿下……他、死了嗎?」

「……別胡說。」基爾伯特咬著牙說道。「他不會死的。因為他跟我一樣……」

那兩個修女面面相覷。

梧簪_振作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一篇



  自稱保羅的將軍,稍稍放下佩劍。藏在鬍子底下的嘴角輕輕一抽。眼神突然淡漠了起來。

「你不是旅人。」他緩緩說道。「你是誰?」

「我誰都不是。」伊凡放下手,輕搓著因為沒戴手套而冰冷的兩手。「噯、哈布斯堡的貴賓,只帶著這麼點人、不遠千里而來,應該知道不太可能抓住普魯士的吧……那,是為了什麼?」

對方突然低笑出聲,聲音逐漸隱沒在夜晚呼嘯的暴雪中。

梧簪_振作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都好了嗎?」

「是的,按您的吩咐,密封好了。」

「……那麼,接下來只剩下一件事了。」


 

從黑暗中睜開眼。外頭的風聲大得驚人,乍聽之下實在令人感到心慌。即便莫斯科的冬天也頗為酷寒,這麼大的風暴也不常見。

今年確實是個極端的冬天呢。想起不久前看到的陽光,對比現在的風雪,簡直虛幻得不像真的。

梧簪_振作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上一篇
字數超乎我預期。會變成中長篇。

事情顯然有點怪異。

啊,我並不是說基爾哦?雖然我本來就知道基爾有事瞞我,但我反倒不那麼擔心他。

我指的是──這座修道院的本身。

這座北方小村實在荒涼過頭,而修道院卻又壯麗得詭異。倒也不是說它的外表金光閃閃,只是建築物的確雄偉,和附近那些陰沉潮濕的破舊小磚屋比起來顯得格格不入……可能是因為這樣的緣故,所以這座修道院才會遺世獨立般坐落在村子西邊的森林外圍吧。

梧簪_振作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上一篇




   好天氣只維持到中午,過沒多久,雲層變得濃密起來,狂風又開始呼嘯。他整天下來除了用餐以外都待在基爾伯特的房間裡,跟他說說話或抱著他打盹。對方雖然沒有很反抗,但一直心不在焉的,到了晚上基爾伯特還開始趕他走。

「你快回你房間去,本大爺要被你煩死了!」

「這是對你救命恩人該有的態度嗎?」伊凡故意板起臉。

梧簪_振作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上一篇
有少許的R-15



 

熄掉油燈後基爾伯特並沒有馬上睡著,而是躺在床上思索著他即將見到的事物;然後他又想到伊凡.布拉金斯基前來的目的……隨即又想著對方有沒有可能真的半夜摸上他的床而不禁有些提心吊膽。他為這種情緒感到有點屈辱。過了很久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過了一段時間之後他果然被開門聲吵醒,某個人(當然他很清楚是誰)窸窸窣窣地鑽入他的被窩,毫不客氣地擁住他。

梧簪_振作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上一篇

拖了很久很久~~

(5/2修改內容)

 ※

 

「分我一口嘛。」

「不要。」

「大半夜把我用那麼粗魯的方式叫醒,還對我這麼冷淡。」

梧簪_振作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中篇,歷史向

露樣x(偽)神父普


bug可能很多9d45b7a1ae3b06677513061cf629bd1c_w36_h39

(5/2修改內容)



 

卸下他帶來的貨物,基爾伯特站直了身軀,打算先把兩匹馬牽入馬廄之中。他將車廂與馬匹分離,把其中那匹看起來非常沉穩的黑馬拴在一旁的木樁上,再牽了另一匹躁動不安的白馬要往回走。天氣實在太冷了,有些雪堆積在基爾伯特的肩上,在黑夜中彷彿與雪地一同折射出了微弱光芒,與他露出帽沿的白髮相互輝映。

  才走了幾步,一名神父便從轉角出現。

梧簪_振作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