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規定是寫同一個CP,不過不知道我有沒有那個毅力一直寫露普orz…應該會在中途加入一點墺瑞獨伊或其他CP…之類的。當然主要成分還是露普啦。

因為沒有字數限制所以可能會寫得像微小說那樣短…然後沒頭沒尾(乾

這篇學園露普設定。





  「學長,放學後可以等我一下嗎?」

  「……不要。」

  看到那個站在教室門口、一臉靦腆的高大學弟,基爾伯特就差點把嘴內的午餐噴出來。
  安東尼奧悠閒地啜著果汁,一邊將椅子叩咚叩咚緩緩移向法蘭西斯身後,免得基爾伯特要是真的將嘴內的香腸肉噴出來時被命中。


  「放學後一起回家吧。」

  咳了幾聲,基爾伯特趕緊將嘴內的香腸肉嚥下去。「你在說什麼鬼話!走開啦!」他擺手示意對方快點離開,一邊將食指放在唇上,連連發出噓聲要他安靜。班上有不少人已經回過頭,吃驚地看著他們。

  「學生會晚點要臨時開會……不過我會盡量趕來的,等我十五分鐘好嗎?」


  見法蘭西斯一臉興味盎然、水藍色的眼眸左右轉動著頻頻打量二人,基爾伯特立刻脹紅了臉。「你閉嘴!」他吼道,也不管班上有誰在看。「誰要跟你一起回去啊,寧可跟法蘭西斯和安東尼奧……」

  「真是心不甘情不願啊。」安東尼奧用故作傷心的語氣說道。

  「結果我們竟然是倒數第二個選擇……多年來的友情……」法蘭西斯一手摀嘴,裝出一副悲痛欲絕的樣子,也不管基爾伯特已經瞪過來了。

  「學長、不想跟我一起走嗎……可是昨天明明就答應過我了。」

  伊凡低下頭,表情有些難過。

  聽到這番話的法蘭西斯,表情如同見到恐龍再世般那麼驚奇。


  「伊凡.布拉金斯基,本大爺警告你--」
  「插嘴問一句,純粹好奇,你們牽過手了沒?」

  白髮青年惡立刻狠狠地瞪向這個緊要關頭老是落井下石的損友。「少在那兒捕風捉影了。只、只不過是因為昨天有事要討論,放學才一起走。」

  「那你反應這麼大幹嘛?」安東尼奧問道,一邊簌簌地吸完整瓶果汁。

  「本大爺才沒有。」基爾伯特不耐煩地否認道。「好了。喂,誰要是敢再繼續胡言亂語,就給我小心點。」他恫嚇道。


  「其實一直沒有什麼進展。學長真的很害羞呢,連牽手也……」


  白髮青年立刻衝上前摀住伊凡的嘴,拉著他的圍巾、吃力地將對方拖出教室門外。




梧簪_振作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