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普日快樂~露普日快樂9d45b7a1ae3b06677513061cf629bd1c_w36_h39  

老夫老妻模式on!


雖然沒有趕上(晚了十分鐘左右)但就當作有趕上吧(乾
R-15注意


錯字bug之類的晚點修





  這傢伙竟然抱著他打起瞌睡來了,大概是因為忙了一整天的緣故。他有點不耐煩地動了動身子想站起身,結果抱著他的伊凡立刻就被驚醒了。「不要亂動嘛。」他睡意十足地說道。

  「我說啊,」基爾伯特不耐煩地戳了戳對方的大鼻子,「想睡的話就直接回你家去睡,別留在辦公室裡啦!」

  「但是預定的份量還沒有全處理完啊。」

  「……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乖巧啦。」

  「真是沒禮貌,只是不想把這些東西留到明天罷了。我還是會在心裡默默排好一些行程的。」他啪啦啪啦地整理了一下紙張,一股腦地把它們全都塞進同一個資料夾裡。這個動作因為抱住了基爾伯特而顯得有點麻煩。

  「……你……」白髮青年扭了扭腰,「如果不抱著本大爺,處理速度至少會快一倍。」

  這雙大腿坐起來實在不太舒服,基爾伯特又試著扭動了幾下。但是伊凡並沒有要放他逃的意思,反而立刻雙手摟住他的腰、刻意勒得他發疼,直到他不再亂動後才放鬆力道。

  「幾個月沒碰面了,連抱一下都不肯。」伊凡的眼神充滿委屈,似乎已經從剛才睏倦的狀態清醒了 。

  基爾伯特一手扶著對方手臂,另一手摩娑著有些陳舊的木桌邊緣。「……腳不麻啊你。」

  「很麻。」他誠實地回答道。「然後我們也好幾個月沒做了。」

  「……」換來白髮青年一個大白眼。意料之中。

  「而且你剛剛還動來動去。」

  「誰叫你的大腿坐起來一點也不舒服。」

  「可是你坐過好幾次了。」

  「沒一次是本大爺自願。」


  基爾伯特順手奪過對方放在桌上的資料夾(裡面又厚又亂地塞滿一疊紙張)作勢要看,果然立刻被阻止了。「國家機密。」伊凡故作嚴肅地說道;於是他露出有些奸詐的笑容,將資料夾扔回桌上。

  稍稍坐直身軀,但不論是稍微彎腰還是坐直都不怎麼舒適就是。於是他又動了幾下。

  伊凡突然抬起頭,看向因為坐在自己腿上而比他稍微高了一些的基爾伯特。那副神情與緩緩靠近的雙唇看起來像是想索吻。

  基爾伯特沒有動,任由對方將雙脣溫熱地貼上。對方先是輕啄一口,再來才是深深地吻住他。


  「……有點想做。」伊凡小小聲說道,輕輕咬了咬基爾伯特的下嘴唇。

  親吻的時候他的確感覺到這頭熊的胯間已經慢慢硬起來了。不過老實說,基爾伯特並不太想現在做。他寧願在一張有舒服大床的地方--比如說伊凡在莫斯科的住宅--而不是挑戰什麼辦公室激情。腰痛的可是本大爺--他有點不爽地想。何況自己搭乘飛機過來,也挺想稍微休息一下的。不過對方看起來倒也沒有想立刻將他吃乾抹淨的感覺,而是一邊撫摸他的腰線,一邊將頭靠上他的肩,深深吐了口氣。

  一臉疲憊。看來是這幾天真的有累到。


  「……回家吧。」伊凡突然說道。

  「……現在?」

  「當然。而且洗個澡會比較有精神。」他拿起桌上的鋼筆放入筆插。然後朝他笑了笑:「還是說,基爾想直接在這裡做?」

  基爾伯特定定看著伊凡--然後很輕地用自己的臀部蹭了一下對方硬起的胯間。

  「……、嗯……」

  「本大爺是不想在這裡做。」聽著伊凡微微喘出聲,他不疾不徐地說道。隨即一臉挑釁看向對方有些紅的臉。「不過,你忍得住嗎?」

  「……大概。」他抬手撫向對方的臉頰。結果白髮青年甩甩頭、咬住他的中指。「……如果先射出一次的話應該是可以。」

  「那就自己打出來。」

  「……你要不要試試看……」伊凡放鬆了力道。

  「幫你打?我才不要。」他立刻說道,露出一臉看好戲的神情。「你可以慢慢來。要是緊張的話,本大爺可以轉頭不看。」

  「不是啦……我不會因為你看而緊張啊。你願意看我會很開心的。」斯拉夫青年沉吟,「嗯……我指的是……那個啦。」他的語氣有些欲言又止。

  「哪個?」他不耐煩地說道,再度蹭了蹭對方。一邊暗罵這傢伙真是變態得無藥可救。

  伊凡呻吟了出聲。「就是……口交啊。」他讓他換個姿勢。這下子基爾伯特變成跨坐在他的大腿上了。「基爾很少幫我這樣做嘛。」


  --白髮青年的眉頭一瞬間皺了起來。

  「不願意的話也不用勉強。」看見那樣的神情,伊凡立刻說道。


  他搖搖頭,並沒有說什麼。思索一番後,伸手拉下對方西裝褲的拉鍊。

  火熱的分身頂撐著內褲,於是基爾伯特同樣拉下了內褲邊緣,讓那根進入過他體內無數遍的東西露出。

  然後從椅子上站起,半跪在對方雙腿之間。


  --基爾伯特第一次為伊凡口交就是在這裡。就在這間辦公室內。
  那次是一點也不愉快的回憶。因為是被對方強迫所以做起來一點也不愉快。


  粗大光滑的莖身在日光燈下微微顫動著。他靠近了些(有種淡淡的氣味。不算太差),有些遲疑地將舌頭貼上莖身,先由下往上舔了一口。這傢伙好像都是這樣做的吧?

  以舌尖沿著突起的血管往上遊走。伊凡似乎稍稍屏住呼吸,於是基爾伯特看了他一眼後、立刻將嘴唇含住了前端,一邊以濕軟的舌尖在上頭來回打轉。稍稍挑起眼看向伊凡,對方的臉色似乎更紅了些。於是他將頭壓下、有些困難地吞吮起來。但是就算再怎麼賣力吸吮,整根陰莖也頂多只能吞沒一半。……真的挺難的嘛。基爾伯特這樣想到,耳根有些泛紅。


  伊凡幫他口交的時候,甚至會讓分身深入的程度直到喉嚨。不過、換成自己的話,對這套可是敬謝不敏。
  記得那一次被對方強迫口交的時候,那東西一直抵到舌根處。難受得要命。

  基爾伯特再度抬起頭;伊凡神情似乎逐漸變得有些陶醉,一雙手伸過來,按住白髮青年的頭。

  他差點以為對方要做出像當年一樣的動作--粗魯地按下去之類的,但是沒有,就僅是輕按著而已,過了一會兒,十指之間甚至充滿憐惜地開始輕撫那頭白髮。兩人的眼神在此刻相對,伊凡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那笑容似乎同時帶有激烈的感情。垂下眼睫,基爾伯特更加努力地咂吮起這頭熊總是令他消受不起的慾望。同時帶有硬度與彈性。

  因為門窗沒有開使得空氣有點沉悶。整個空間裡被低吟、微喘與水聲襯托得很安靜。




  「……會、射出來的。」伊凡喘息著說道,臉頰紅潤得很。

  本來就是要讓你射出來啊。他這麼想,眼角帶有一些嘲弄地向上看了他一眼。唾液同時潤滑著自己的嘴唇與對方的陰莖,自己的口內充滿著對方熱燙的體溫。吮著這東西一段時間嘴巴還真痠。但是基爾伯特並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反而更加以自己的嘴去吞去套弄。

  --過不了多久、那根粗大的肉刃在自己嘴內連續跳動了好幾下。伊凡的身體動了動,似乎是想抽出來,但是最後並沒有這麼做,而是射在他的口內。黏濁的白液自前端溢出,自己的嘴內瞬間充滿精液的味道,舌後也沾滿了濃稠的液體;基爾伯特顫抖了一下,但是並沒有馬上離開,而是含著那根東西好一陣子。

  然後,這才緩緩張開嘴。
  舌葉滑過整個莖身與前端,嘴唇與舌尖牽出幾絲黏黏白液。

  伊凡發出了非常滿足的細微呻吟。不只臉,從圍巾中稍微露出的脖頸似乎也透著粉紅色。


  「面紙。」他含糊不清地說道。伊凡這才像是突然清醒般、趕緊伸手抽了幾張面紙。

  拿著面紙摀住嘴唇,他將剩下的精液緩緩吐出。他當然不會承認自己吞下了一些。
  口內與喉嚨深處都有種黏膩感、還有淡淡的腥羶氣味。不過,也沒有很排斥就是了。


  對方摸了摸他的頭,讓基爾伯特坐上那張椅子。然後自己跪坐在地。

  「等等就回家吧。」伊凡抬起頭,笑容滿面地看著他。聲音有些低啞。


  --好啊。
  沒什麼不好。


  基爾伯特這樣想著,任由對方將自己的雙腿分開,拉下褲子拉鍊,掏出同樣硬起的慾望。


  晚點一起回去你莫斯科的家,一起好好休息。雖然已經算是夏天了,但是夜晚的莫斯科也挺涼爽的,所以本大爺可以讓你抱著。

  而你呢,就乖乖睡一覺。

  明天應該也是你會比我早醒來。你常常比我早清醒。然後一起起床。

  再來就是老樣子,由你來幫我弄份豐盛的早餐。你知道本大爺毫不浪費的個性,當然會一點不剩地吃完。

  之後想做什麼都可以。如果你想乖乖處理完所有公事,那就由我來好好監督你;想偷懶跑出去玩的話當然也少不了本大爺。一晃眼就幾百年過去了,可是說到俄/羅/斯,我還有很多地方沒有去見識過啊。

  所以你呢,就好好做本大爺的專屬嚮導。
  不論是黑夜還是黎明,風景美不美麗,都沒有關係。本大爺向來習慣用自己的雙眼去發現去注意。


  --雖然一個人也很快樂,但我當然也不介意把眼中那些風景分享給你。


<Fin>


露普日快樂!匆匆寫完所以比較亂XD

露普萌著萌著不知不覺三年就過了,歡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啊……!
關於題目就是…阿普傾流出的感情…之類的(?


明天開始畢業考…呢…訓詁會爆吧startled.gif

梧簪_振作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