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安。
本命CP露普。可逆不可拆。本BLOG露普大量/廚文許多,觀看者可能產生暈眩與不適感。


滿隨便的阿普生日賀文(都過多久了)連標題都很隨便

有一大半是在通勤的時候在手機上撸出來的。


有一咪咪普露!!!!!




  「還以為你會更開心呢……真是的。嗯……」

  ——包裝都還沒拆開,哪可能多開心啊?好歹也讓本大爺先知道裡頭到底包了什麼吧。基爾伯特這樣想著,可是伊凡又把嘴唇湊上來,吻了吻他。基爾伯特連一個字都還沒反駁就被堵住了聲音。


  「你要現在拆嗎?」伊凡雙手環著他的頸子,整個人幾乎是掛在他身上。口吻帶著撒嬌,臉蛋紅撲撲的。

  「……本大爺當然好。」被吻得暈頭轉向,基伯特過了好一會兒才輕喘著這樣回答。「那東西看起來不像長笛啊。」他看著擺在沙發旁那個大紙箱。  


  紙箱是正方形的,看起來很大,幾乎到他的腰部。


  「等等拆了就知道了。」伊凡這樣說道,忍不住咬了對方的頸子一口。

  ……真的有要讓我拆的打算嗎?基爾伯特這樣想到,刺痛中挾帶的癢令他忍不住瑟縮起身子,被伊凡順勢摟得更緊了。

  「不是長笛可饒不了你哦。」他低聲這樣說道。「你之前才說生日禮物會送本大爺一支新的……舊的我已經給阿西了。」

  「我猜你等會兒會想抱著我猛親。」

  才不可能咧——他這樣想著,從桌子的抽屜中摸索了一會兒,然後抽出一支剪刀,打算拖過紙箱開始拆封。不過伊凡突然將他壓倒,臉埋入他肩窩,並且似乎沒有起身的打算。

  「喂喂,危險啊。」

  「沒關係吧。基爾又不會刺我。」他含糊地說道。

  「哪可能隨便刺下去啊,又不是哪來的精神病患……前端很銳利的。」

  這支剪刀是他從德/國寄來的好東西。他將手垂下沙發,免得等等真戳進了伊凡肚子裡。


  「讓我拆啊。」

  「你也要更注意我啊。」伊凡的語氣聽起來有點不滿。

  「你的存在感已經非常超過了。」

  「但是基爾眼中只有禮物啊。」他用兩手有點強硬地捧住基爾伯特的雙頰。

  「……你現在這樣我還能看哪?」

  「要好好把我看進心裡。」

  「辦不到啦。」


  基爾伯特在心裡嘆了口氣。並不是覺得煩,而是突然感到兩人的行為就像傻瓜一樣。以前還覺得法蘭西斯和別人調情的話語讓人忍不住要翻白眼,如今自己和伊凡也開始有這般沒羞沒臊的對話了;若是給路德維希聽到這樣的對話,那張剛毅的臉大概也要微微抽動吧。他稍微舉起手,撫了撫對方的背。伊凡這才放開兩手。



  箱子不是普通得重,基爾伯特在拆的時候皺了一下眉。「該不會不只一個吧?」他問道,手拿剪刀唰唰地劃開大紙箱上纏得緊緊的膠帶。

  「不只一個什麼?……」伊凡心不在焉地問道,他正試圖將貓咪喚過來,不過那隻大貓咪似乎只對紙箱有興趣。他在箱子周圍繞來繞去,一會兒又站起來、將前腳搭在上頭,不住地嗅聞,然後瞇起眼、臉頰用力地蹭了好幾下。「噢,反正你看了就知道了。」

  --箱子拆了開來。他俯身要仔細看,結果貓咪先迫不及待地跳進去了,跌在一堆報紙團上面。基爾伯特將貓抓了出來,交給伊凡抱好,這才開始把那些防撞擊用的報紙團抽出來--裡面果然是裝了兩樣東西。這兩樣東西分別被氣泡紙包了幾層。

  其中一個很明顯是裝著長笛的包包。另一個更大,是個紙箱,他看不出來是什麼。

  「你也包得太厚了吧。」基爾伯特這樣說道,不過表情卻挺高興的。他先拿出長笛的包包,小心翼翼地拆掉外面的氣泡紙,然後將包包的拉鍊拉開……裡面裝著非常漂亮的金長笛。他屏住呼吸,仔細一瞧,這才發現並不是完全的金色,而是帶著一點緋紅……玫瑰金?按鍵是銀色的,笛身泛著美麗的淺紅金屬光澤。

  「14K金。」伊凡說道,「啊,可不是隨便買的哦,我在買之前有試吹過。」

  「……看起來的確是……滿不錯的。」

  基爾伯特的目光緊緊盯著這支長笛,眼神看起來有點著迷。伊凡似乎挺滿意他的反應。「吹吹看啊。」他催促道,手指順過貓咪的毛。


  白髮青年看了他一眼,小心翼翼地組裝好長笛,然後舉起並吹了《莫斯科近郊的晚上》的一段旋律。伊凡被他逗笑了,跟著哼了幾句。等他放下長笛後,伊凡這才問他:「如何?音色不錯吧?」

  基爾伯特點點頭,臉有點繃,顯然是想壓抑嘴角不住上揚的笑容。這支長笛音色確實極優美,按鍵按起來也非常輕巧。基爾伯特依依不捨地把玩了幾下,這才慢慢拆開、用擦拭布小心地清潔一番,然後放回盒裡收好。原本想把盒子打開先通風,不過貓咪似乎對這東西開始有興趣了,他掙扎著從伊凡的懷中跳下來,湊上前要聞,尾巴不住地左右搖晃。逼得基爾伯特趕緊把他推開、將盒子蓋上,並把拉鍊拉好。


  另一個禮物比上一個重得多。

  「這個我還真猜不到。」

  「何必猜?拆了就知道啦。」

  伊凡從後面摟住他的腰,弄得他有點癢。霹靂啪啦地拆著氣泡紙,基爾伯特一邊忖度著內容物會是什麼……一邊有點不妙地想到,自己還不曉得對方的生日禮物要回送些什麼。雖然有存款,但自己可送不起和這支長笛等值的禮物啊……,不如說真送的話,給阿西發現絕對會被罵死。不過,要突然想到和那支長笛相同價格的禮物,也不太容易就是。


  ……

  「……PS4……」

  「喜歡嗎?」

  基爾伯特老實地點了頭。

 


  「你呢?你生日禮物想要什麼?」

  「你自己想嘛。」他看著基爾伯特興高采烈地將電線插在電視後方,嘴角含笑。

  「我還真不知道。我最近沒聽你說想要什麼。」

  「懷我的小孩。」

  「為什麼要用命令的語氣!這種願望你還是跟上帝祈求去吧!」不過上帝聽到這種祈禱不知道會作何感想,他沒好氣地補上一句。基爾伯特的食指插在一張光碟中間的洞,用拇指旋轉著整張光碟(買遊戲機時附贈的遊戲),一邊興致勃勃地準備將它放入遊戲機中。

  看著他拿起無線手把、盯著電視慢慢退回沙發,伊凡便立刻伸手抱住他的腰往後拉。

  「唔啊!」

  「生個女孩子應該會很不錯。」

  「還在做白日夢啊。」

  「唔嗯。突然好想要小孩。」

  「……這麼想要,不如去領養一個。」基爾伯特盯著電視,一邊按了按手把的幾個按鈕,似乎是在調整操作。

  「不行啦。」

  「你也知道不行啊。你該不會只是想跟小孩子玩吧?」

  「是啊,可是小孩子都怕我。如果是自己的女兒或兒子總不會怕了吧。」

  「照顧小孩子可不像你想得那麼簡單。」他老氣橫秋地教訓道,不過隨即又說道:「嘛……改天來我家,我再帶你去找隔壁小孩吧。」

  「是你之前提過的那個嗎?只有一個祖母照顧的那個?」

  「對啦。而且他是獨子,家裡沒有同年齡的孩子陪他,願意和他玩的話他會很高興哦。」

  「還是想要女孩。」

  「你這是性別歧視。不需要那麼失望吧,他可是跟阿西小時候一樣可愛欸!」

  「我哪有歧視……是說,那對我來講不能算是優點。」他哼了一聲。

  「……真是,你自己生一個算了。」

  「你的意思是,你想上我然後讓我懷孕嗎?」他正經八百地問道。

  「白癡啊!」

  「是你的話可以喲。」

  「很好,今晚洗好屁股等著吧!」基爾伯特冷笑著,朝他懷裡鑽了一下,喬了個舒服的位置坐好。








  「……唉呀?不是說要上我嗎?」

  看著基爾伯特洗完澡、胡亂吹乾頭髮後就鑽進棉被裡躺好,伊凡把看了一半的書放在旁邊,眉頭挑起。

  「……本大爺只是說說而已。你啊,明天早上不是要去市政廳嗎?」

  「所以這是擔心我下不了床沒法上班的意思?」伊凡吃吃地笑了幾聲。

  「正是如此。」他用一種傲慢的口吻回答,一邊有點粗魯地伸出手、摟過跟著跳上床的貓咪。不過,貓咪似乎並不想讓他這樣抱著,掙扎了幾番又跳下去。

  「我都準備好潤滑劑了。」他故意用有點失落的口氣這樣說道,其實並沒有漏看對方微紅的耳根。

  「神經。」基爾伯特嗤笑一聲,隨即打了個呵欠。


  兩人安靜了好一陣子。直到伊凡突然問起「你想好要回送我什麼了嗎?生日禮物」。


  「我就是想不到啊。你就不能直接跟我說你想要什麼嗎?」他埋怨似的說道,神情倒是少見的溫柔。

  「你慢慢想吧。」伊凡笑著說道。「我關燈囉?明天要很早起床。」

  「嗯……關吧,本大爺眼睛也痠啦。」

  「那是因為你打太多電動的緣故。明天開始還是多花點時間想想要送我什麼吧。」


  --沒錯,好好地慢慢地想。我最想看到的就是你為我苦惱的表情。他愉快地吻了吻對方的額頭,熄了燈。


〈FIN〉




好像把阿普寫得很壞XDDD有了新的就不要舊的(?)。我個人覺得阿普最一開始跟著老爹學長笛時用的是木製的,那個時候應該還沒有金屬製長笛產生(查資料寫金屬製長笛應該是出現在18世紀末-19世紀初間)。所以後來的那把(硬塞給阿西的)金屬長笛我猜測是阿普自己買的。

阿普應該有很認真地教過露樣怎麼吹(但是露樣並不是很想學)。

金屬製的長笛出來後,我猜阿普有嫌棄過一陣子……。


其實我覺得他們並不care「生日」本身,只是單純藉由這個節日送對方想要的東西。

梧簪_振作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紅鯉
  • 鳥大爺生日快樂!!1月時忘了寫賀文所以在大大賀文的留言裡補祝賀!!(#啥鬼

    小的也覺得生日對他們而言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意義,只是剛好能趁機名正言順的送禮物+放閃+討論一下:
    "親愛的我們結婚這麼久也該有個孩子了,你覺得女孩怎麼樣" "唉唷討厭啦"(!?)

    要死啦這什麼終極版的老夫老妻模式連打情罵俏都這麼閃又這麼正常,阿普你就承認了吧你跟露樣的愛已經萬劫不復(?)了,感覺露露很幸福呢(捧臉頰((滾
    禮物是長笛跟PS4,雖然差異超大但感覺就是很適合阿普耶怎麼辦,而且阿普吹長笛的樣子好帥>///< (不要花癡

    其實看到普露那段有小小妄想了一下*ˊ艸ˋ* (寫過普露的傢伙

    鄭重感謝餵食,大大的露普好甜好幸福,希望這兩隻可以繼續幸福下去(星星眼

    P.S.留言因為受大大更新的激動影響,導致語無倫次非常抱歉。m(_ _)m
  • 哈哈一起祝賀大爺!!(都什麼時候了)

    沒錯沒錯總之就是觀察對方最近缺什麼/想要什麼
    再借用生日的名義送對方ww

    覺得露樣在這個時代應該會很寵阿普ww兩人因為以前相處起來太辛苦,到了現在反而拚命放閃這樣ww
    阿普吹長笛光想像就超帥!!

    唔呼呼我也時常在妄想普露ww偶爾反過來也很美味!!

    梧簪_振作中 於 2015/06/08 10:5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