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安。
本命CP露普。可逆不可拆。本BLOG露普大量/廚文許多,觀看者可能產生暈眩與不適感。



上一篇

拖了很久很久~~

(5/2修改內容)

 ※

 

「分我一口嘛。」

「不要。」

「大半夜把我用那麼粗魯的方式叫醒,還對我這麼冷淡。」

「去死。」他又喝了口熱湯,房間裡的溫度暖得叫人昏昏欲睡。但基爾伯特仍然撐著眼皮。「等你解釋清楚,再──」

原本想說「再分你一口」,但又覺得有點怪,於是基爾伯特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說道:「再說。」

「噢,我到普魯士見你,可腓特烈說你不在。」

「……」

「所以我就過來了。」

「慢著。」他瞇起眼緩緩說道,驀地感到有點兒生氣。「是老爹告訴你我在這兒?」

「沒有啊,我一問起你的行蹤,他就立刻轉移話題了。」伊凡一臉苦惱,「害我查了好久──」

「誰准你調查我了!」

「你家國王要我自己去查呀,他還說查得到的話就送我禮物哦。」

「啊?」基爾伯特皺起眉。「他同你開玩笑罷了。」

「才不是,」他一臉固執,「我已經選好禮物了。」

「還讓你挑?我怎麼不曉得他就這般大方?」他嘲弄道,然後一下子將剩下的、還熱著的洋蔥湯給喝完。「什麼禮物?三百盧布?」

「不,」他稍稍湊近。「我選了你。」

兩人之間沉默了數秒。最後伊凡成功擋下對方朝自己腹部揮來的一拳。碗內殘存的幾滴湯汁濺了出來。

 

「我已經解釋了,該給我喝湯了吧?」

「沒了。」基爾伯特有點用力地將那只木碗往一旁的桌上放下。「所以,你知道本大爺此行的目的?」他注視著伊凡的雙眸,眼神緊迫盯人,顯然是想確認對方有沒有說謊。但是伊凡只是微笑著嘟囔了一聲「我不知道」。

然後,他突然捧住基爾伯特的雙頰,用更認真的模樣盯著他。「雖然不知道,不過我可以猜。」

白髮青年用力拍開他的手。「你倒是說說看。」

「猜對有獎勵的話我就說。」

「可以啊,本大爺叫人再煮碗湯給你喝。」他故作大方地說道。

伊凡笑了。「我不要。」他將身子稍微往前傾,「如果我猜對的話,你跟我回莫斯科吧。」

「……瘋了嗎你。」被對方看得渾身不對勁,於是基爾伯特環抱住胸口怒視起來。「本大爺可不會和你打這種賭,蠢貨。」

「那基爾就最好別問了,」他一臉溫和地說道。並且忽然伸手輕輕抓住對方的外衣褪下。白髮青年似乎被他突然其來的動作嚇了一大跳,但這次倒沒有推拒他。「我來這裡的原因並不複雜。前去拜訪盟友卻遍尋不著人,所以特地追來。就這樣。」

基爾伯特一副不大相信的模樣。

「你有事那找老爹就行,還須得跑到這兒?」

伊凡緩緩替他將斗篷與外衣折疊好。「你誤會我的意思了。」他將那疊厚厚的冬衣放在腿上,打了個呵欠。「都結盟了,禮貌性來拜訪一下是應該的。何況你才更該找個時間來莫斯科見見我和彼得吧,他會樂壞的……這次普魯士被誰所救,你可沒忘吧?」

白髮青年搶過自己的衣服。「當然沒忘。不過,」 他的目光變得銳利。「等我這兒的情況穩定下來,該做的事情我自然會去做。還有,來便來了,你若做出任何妨礙本大爺的行為……我會叫人把你埋到黑森林。」

「不保證能夠做到這點。難道你以為我能眼睜睜看著我的朋友身處危境、卻不做任何事嗎?」

「哈,過來補一腳是吧。」

「你簡直渾身是刺啊,親愛的。」他嘆了口氣。

「誰跟你是親愛的!」

  伊凡及時接住了飛過來的枕頭。

「現在,正因你不肯好心分我一口你的湯,所以令我更累了。請允許我回到我的房間裡繼續睡吧。」他摸了摸脖子上的傷口,已經有癒合的跡象了。

「不准,本大爺還沒問完──」

「那我們可以明早再來談,」伊凡打斷他,「我很樂意在早晨時一邊用餐、一邊和你閒聊……那定是最棒的享受。」

再問下去也是沒轍了。基爾伯特滿臉不高興地站起身,準備將對方趕出去後把門關上、倒頭大睡一番,結果卻發現自己的床單與被褥都染上了點點洋蔥湯的污漬。「都是你的錯!」

「那不要緊啊,來我那兒睡就好。」

「才不!」

「太可惜了,如果改變主意,歡迎你隨時來我房間……不會鎖哦。」

基爾伯特一聲冷笑。「哪天你脖子給人開個大窟窿我也不奇怪,真沒戒心。」

「反正我們是國家啊,沒那麼容易死的。」他聳聳肩,下意識撫摸方才被基爾伯特劃傷的地方,「不過,真的很疼就是了。」他的眼神帶有譴責,不過白髮青年裝作沒看見。

「這可不能怪本大爺,誰叫你膽敢冒用我的名義。」他悠哉地說道,隨即又瞇起眼。「……你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

「明天再聊,我真的累了。」他說道。「如果你不想過來,那你介意我晚點過來這兒睡嗎?實在太冷了,我怕我凍醒。」

「哈……?」

「就是抱著你睡之類的。而且你這裡的壁爐看起來好高級啊。」

「你敢這樣做,本大爺就在你明日早膳裏下毒。」他反射性這樣說道並板起臉,不過他突然想到一個主意。「……你可以過來睡,不過你要把知道的全告訴我。」雖然話一出口就覺得這主意挺蠢的。又不會知道對方是否說了實話。

「真狡猾。」伊凡嘟囔道。

「你自己做決定吧。」

伊凡好一會兒沒接話,不過最後仍微微一笑。「其實沒什麼不可說的,你如果那麼想知道的話,」他靠向基爾伯特,慢慢伸手摟向他的腰。對方僵了一下,但並沒有躲開。「那我就晚點過來睡囉?」

 

──單手環住基爾伯特腰肢的瞬間、感覺到了他腰腹的肌肉縮了一下。於是伊凡放開手,朝他道了聲晚安便要回自己房間。在他開門要出去時,正好看到一個紅頭髮的小女孩站在外頭,滿臉怯意。看到伊凡走出來似乎令她嚇了一大跳。

  基爾伯特將碗遞給她。「謝謝,味道很不錯。」女孩並沒有露出什麼表情,臉又漲得通紅,接過碗後便快步走出。




yo!下一篇會有一點R-15!

梧簪_振作中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紅鯉
  • 呀阿阿阿當初看這篇一直超在意後續!終於等到了揪感心!
    還有很驚奇原來這篇設定的時間點在這裡!這個時間點超萌!親父沒露臉也好萌!猜對就送禮物XDDDD
    好期待下篇!
  • 突然想寫寫歷史向,但是又寫不出來,只好寫偽歷史向了wwww(?)
    這個時間點感覺有很多可以塞進去的萌場面,因為俄普合作嘛!
    感謝觀看~~~

    梧簪_振作中 於 2015/10/19 00:48 回覆

  • 撿垃圾
  • 露樣仍然各種求愛各種性騷擾XD
    非常努力回嗆的阿普超man的!!!跟小鳥一樣帥!!!
    不過居然敢對露樣開那種條件www簡直是引熊入室www
    期待下集的R15(拉板凳
    小女孩站在門外不會都聽到了吧,那樣真的超羞恥的www
  • 看到阿普就忍不住做出追求的動作了^J^反正兩國也結盟了,當然可以正大光明追求啊(不行)
    雖然是引熊入室但是其實阿普也是有再偷偷期待的吧!!
    門很厚請放心!
    (^し^):就算聽到也不要緊啊!
    (`ワ′;):才怪!!

    梧簪_振作中 於 2015/10/19 02:33 回覆